博客首页  |  [还学文]首页 

还学文
博客分类  >  其它
还学文  >  未分类
“科学”种族主义

73233

         科学社会主义这个词大陆出身的人多耳熟能详,也知道那不外马列主义意识形态,“科学”者,堂皇的装点而已。

 

“科学”种族主义则听来刺耳了,人们不禁疑问,是科学会如此丑恶还是种族主义竟然严肃科学?西方种族主义确以似科学的面目出生,作为一种伪科学意识形态至今仍盘桓于世。近来一段时间,西语媒体有关这个题目的报导一下子多起来。

 

“科学种族主义”话题此刻正当其时,还因为刚好碰上爱因斯坦1920年代旅行日记(The Travel Diaries of Albert Einstein》)出版,披露出他访日前后一些显然甚至极端的种族主义。即使不仅是那个时代人类最卓越的头脑,也未能摆脱那个社会顽固又鄙俗的白人中心白人至上的种族偏见。

 

佛教主张悲智双修,讲开智慧去无明而能慈悲。爱因斯坦智慧—不仅物理学上而且面对许多社会政治问题,为什么他仍陷入种族主义的窠臼?此前我一直坚信,理性可以让人摆脱愚昧克制傲慢。今天,这个坚定的信仰在伟人爱因斯坦那里刚性折损。十分沮丧!

 

启蒙时代的人种概念

 

人种概念出现于启蒙时代,是欧洲人的建树,窄义上作为对不同人种分布的发现以及直观的描述。其时正值欧洲向外扩张,欧洲人因此面临外于他们的世界、人种和文化。欧洲人如何面对这种发现呢?

 

1666年,荷兰莱顿大学教授乔治乌斯·霍尼乌斯(Georgius Hornius)援引圣经传说的人类始祖挪亚提出,他的三个儿子雅弗、闪与含各为白种人,黄种人和黑人的祖先。不到20年后1684年,法国医生和探险家弗朗索瓦·伯尼尔(François Bernier)依人的肤色身材和脸型等外部特征,将人类划分为发展程度不一、价值各异的不同人种。18世纪瑞典博物学家卡尔·冯·林奈(Carl von Linné)以地理分布划分欧美亚非四个不同人种并配合以不同的精神与体征—例如欧洲白人精神乐观身体健壮,非洲黑人精神迟钝身体松懈,这种划分又被溯源到古希腊哲学—宇宙生成于水火空气和泥土四种元素。与人种划分并生的种族主义意识形态,具有强烈的欧洲文化或者说欧洲文化中心色彩。

 

西方的人种划分不限于其外部生理特征,同时赋予它们不同的社会文化定位。被誉为种族观念之父的法国作家和外交家孔德(Joseph Arthur Comte de Gobineau “论人种之差异”(Essay on the Inequality of the Human Races)一文中称“文明皆出白种人”,断言“没有此一人种则不可能有文明”;鼓吹所谓“欧洲雅利安人种”为人类发展的巅峰,警告混血将使白种人优越性流失而导致文明没落,主张一种文化必须为保持其血统纯洁性而战。其后纳粹种族灭绝意识形态元素,皆备于此了。

 

种族主义启蒙学者如是说

 

种族主义也是近代欧洲人的建树。如果说人种划分是对既存的人类外部特征多样性的一种发现,那么假借人种划分的种族主义则是一种发明—无中生有,典型的一种意识形态建构。

 

种族主义在那个时代说些说什么呢?不妨直接听一听启蒙大师:

 

摘要“启蒙是什么?”一文作者、著名德国哲学家康德:“白种人最优秀,黄种印度人才能不高,黑人更差,最底层的是美洲土著”, 1802年哥尼斯堡自然地理课上,他这方面的言论更多、更详尽。这些我第一次读到,而康德,又是一位我非常尊重、非常热爱的德国哲学家,这位哥尼斯堡沉静的哲人令我在认识论哲学上收益太多。

摘要被誉为法兰西思想之父的伏尔泰:“黑人是一个跟我们完全不同的人种,可以说,他们的智力并非简单地跟我们不同,而是远远低于我们”(见“不同民族的精神与习俗”/Essai sur les mœurs et l''esprit des nations1755)。

 

如此直白出于启蒙思想家之口,今天听来不可思议。而类似的表达在欧洲启蒙时代不止于这两人,那是这个启蒙文化内在的矛盾。宣称人人自由,而自由不及黑奴;主张人人平等,而平等不及等而下之的种族,或自由平等博爱不及所有人,或享有自由平等博爱的人类不出欧洲白种人。这样就不难理解,启蒙时代之后欧洲长足而持续的社会进步,与一二百年来他们对“落后”民族心安理得的奴役和殖民能够长期并存。对启蒙大师康德、伏尔泰这种言论震惊,是少见多怪了。

 

这样一种种族歧视深植于欧洲文化,不但几百年前康德伏尔泰、直到上世纪初智者如爱因斯坦也未能免。上述旅行日记中爱因斯坦对日本人往往赞许有加,不时还是会突兀地冒出人种改良的话—不自觉的却非无害的闪念

 

种族主义、科学和政治

 

种族主义—从人群外部生理特征推定人种整体精神特质与价值,大都是从某种特定立场出发以特定偏见支持有特定指向的联想,即使人种划分是符合事实的,也不是这种联想的科学根据。从语言学出发的北欧雅利安人种的构建,为种族主义伪科学一典型例子。 现代经验科学的要义之一,就是其论断要能够被经验事实证明。而种族主义对一种族整体精神和社会素质的价值定位—智慧愚昧、高贵低贱,如何能以他们的生理特征说明?既不能通过每一个人也无法在种族整体上证明。

跟康德唠叨这个,是班门弄斧。他的《纯粹理性批判》研究人们认识的条件和界限,确定人们能知什么,不可言哪些。然而,关于人种,他却说出了自己不见、不知也不能证的。真是偏见无明而蒙蔽了他的聪明?—他那让人受益无穷的敏锐、清明、冷静而慎重的思想。

 

不管知识怎样普及智慧如何开,人们总是禁不住为自己的偏见寻求“科学”因而“正当”的理由。今天遗传学研究能够识别越来越多的人类基因,跟着就有说:特定人群某些特定精神品质如智力的或行为的,为基因所决定;好像以前种族主义没有在人的生物特征上得到证实是因为生物学没有足够发展似的。偏见的追求执着而根深蒂固。这是理论上的企图,企图以科学的名义吸引人取信人征服人。

 

“科学”种族主义还有其应用的一面,征用科学服务种族主义,例如优生学。德国1912年建立了一个卫生博物馆,常设有“种族卫生”展览。“种族卫生”非指公共卫生而是遗传卫生:通过优生学手段,强化物种、种族、人口的积极遗传因素,抑制和消除其消极遗传因素,保持种族纯洁性。优生学因此与种族主义纠缠,作为强制绝育直至种族灭绝的“正当性”的科学根据。

 

当然不仅在德国纳粹。

1907年美国印第安纳州首倡而后32个州跟进,依据优生学通过强制绝育立法,到1981年间有6万人被强制绝育。1921年纽约的第二届国际优生学会议上,会议组织者语言治疗师贝尔(Alexander Graham Bell)推动立法以阻止有缺陷民族的“扩张”。

依美国之例,欧洲也相继制定和发展优生政策。1929年沃州(Vaud)发布欧洲第一部强制绝育法,到1985年废除。

19291938年间北欧国家—民主且多为社会民主党执政的国家—先后通过强制去势和绝育法律。例如瑞典,1935年生效的法律规定,预计出现遗传损害的情况下,有两名医生诊断则弱智者自愿绝育无需当事人同意。强制绝育所及包括神经疾病如弱智和神经错乱,身体疾病如残疾,之后反社会行为如酒精上瘾也被列入。到1976年依法强制绝育者62888人,据1999年国会调查委员会,其中600015000例违背当事人意愿。

 

法律强制之下,那些以优生学的名义被强制者只有听任宰割。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后,这件事逐渐引起公共关注与讨论,这样的法律渐渐地部分地开始废止。这是当代一种歧视因科学而法制化正当化又开始消解的历史。面对历史,每个人都能有自己的选择;在全球化的今日,没有什么选择到头来会事不关已。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