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还学文]首页 

还学文
博客分类  >  其它
还学文  >  未分类
“美国人就是白人”“美国人就是白人” —T•莫里森(美国非裔黑人女作家,199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73112

 《新苏黎世报》新近对美国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黑人女作家托尼•莫里森(Toni Morrison,1931*)作了一个采访,题为“美国人就是白人”(Amerikaner zu sein, heisst, weiss zu sein)。标题未必令人错愕,却足够刺目。

莫里森,美国非裔黑人作家,出版社编辑出身,成名作《所罗门之歌》(Song of Solomon,1977),1993年获诺贝尔文学奖。1901年至今114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者中仅有14位女性,莫里森为美国两位女获奖者之一,有色人种女获奖者之唯一。 

美国建立在一种种族主义理念上吗?

 2017年莫里森新书问世,《另类出身》(The Origin of Others)。评论家们注意到,她是对美国社会现状有感而发,记者的提问从这里开始。

问题尖锐:“您在《另类出身》中写道,要从一个另类人变成一个美国人必须先成为白人。美国是建立在一种种族主义理念上吗?”

回答直接:“绝对是。不然为什么那些欧洲人首先灭绝了比他们早好几百年居住在这片土地的人?无论理论上还是实践上,‘白人’从一开始就是移民之间连合的纽带,因此能够保持自己的语言以及一定程度上自己的习俗。但是只有白人和被承认为白人者,才成为美国人”。

莫里森言之凿凿,而历史也确乎如此:贩卖和使用奴隶,欧洲殖民者十六世纪进入美洲即始;1776年13个北美殖民地联合创建美利坚合众国,继承和延续了奴隶制这个现实。人们于是提问,南北战争不是废除奴隶制了吗?一如我们一直从美国的电影和文学作品中看到的。莫里森催我从字典辞书速成美国南北战争概略。 

南北战争因奴隶制而起,却非为废除奴隶制而战

奴隶制确在初生的美国成为问题,但始终作为一个政治问题,未触动社会的道德和价值。

国会议席按各州人口比例分配,南方黑奴虽非选民但却作3/5人头计选票;南方选民政治影响力因占有黑奴而高于北方,国会代议名额分布南北失衡。为此,1820年国会通过折衷法案规定,未来加入联邦的新州密苏里以北者(北纬36o30″)禁止奴隶制,以南允许保留。但1850年联邦出台奴隶逃亡法要求将逃往北方的奴隶送交回南方,1854又废除密苏里折衷法案取消了北纬36 o以北的奴隶制禁令,1857年联邦最高法院的Dred-Scott判决更称黑人不享有白人要尊重他们的权利。就奴隶制的存废,南北冲突长期持续日益激化。

1787年宪法明文规定保护私有财产包括奴隶,为此蓄奴的南方各州宣布联邦禁止奴隶制法令无效,并认为作为联邦成员他们的主权受到侵害。1861年南方11州先后宣布退出联邦另组联盟,内战开始。

奴隶制的争端演成内战导火索,全面废奴也成内战一个积极的结果。尽管如此,内战并非基于价值与道德原则对奴隶制的战争,而是关乎美利坚合众国政治制度和国家统一的战争;即使北军的领袖联邦总统林肯也不是主张废除而是限制奴隶制,对于他,战争的主要目的是要阻止南方分裂、维护美利坚合众国。

今天也还能看到对于南北战争这样(Morris Berman)的观点,认为那是北方物质主义与南方崇尚荣誉、勇气、友谊的文化价值的冲突。黑奴显然不在考虑之内。

“我期待着有一天白人警察因谋杀黑人而被审判”

莫里森话锋一转回到当下,“ 我们离结束仇恨和种族主义还很远。在这个国家,没有一周不发生白人警察枪击黑人的事。我等待着那一天,白人男孩被白人警察从背后被射杀”。记者惊道,“这,您不可能是当真的”。“不管怎么说,我期待着有一天白人警察因谋杀黑人而被审判,这一天我多半是看不到了”莫里森继续。她庆幸自己的儿子已经55岁,“要是他今天是个小孩子,我每天都得提心吊胆”,俨然一位普通的黑人老太太。

记得在奥巴马任上有一段时间,德国电视新闻里不断有这样的来自美国的新闻。事后也确证警察滥用执法,他们枪击并无反抗的嫌犯甚至无辜。然后,然后就无下文了—司法处置滥法警察的下文。令人深感无奈。那时我曾猜想过奥巴马的无奈:他要表现自己是美国人而不仅是黑人的总统,于是对这样动摇人们对民主与法制信心的大事,也宁愿袖手不作为。这是当代史。

回望半个世纪前美国的民权运动,今天也足令人沮丧。采访结尾提起川普,“我不懂,这个国家怎么能把他送到那个位置上。 我现在87岁,到川普任期结束我91岁。 这个念头有点嚇人,但是请相信我,我一定竭尽全力活过这这一历史性脱轨的劫难”。如叔本华所说,人不能要他想要的但能做他想做的,祝愿莫里森女士健康长寿,愿望成真。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