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还学文]首页 

还学文
博客分类  >  其它
还学文  >  未分类
细察阿伦特,不谋而合

66375

 最近在罗四鸰的脸书上惊喜遇见肖勒姆(Gershom Scholem)和阿伦特1963年《恶之平庸》出版后的两通通信,原先只见过其中的精彩小段。想找原文,可《肖勒姆、阿伦特通信1936—1964》的大书我没有,网上搜来索去居然截到双方第一通长信的全文,找原文是为解读翻译中读不懂的地方。

读1963年的肖勒姆生出似曾相识之感,跟谁呢?就是1986年《恶之平庸》德文再版的蒙森(Hans Mommsen)序。两人的观察,从1963年到1986年中间相隔二十年以上;两位都跟德国有缘(肖勒姆生长于德国1923年移居巴勒斯坦,蒙森是著名的德国当代史专家),批评不是隔靴搔痒;作为学者,求实且严谨克制是两人阿伦特批评共通的特征,与阿伦特的肆意张扬恰成对照。

对阿伦特的种种谈论,

肖勒姆大致而言:
“且不论您所谈的一切事实上和历史上是否确实,就我所能够评判的若干具体情节,书中的误会和错误不在少数”。

蒙森明确具体而言:
“汉娜•阿伦特的诠释漏洞不少,有的地方不自洽,资料来源上也缺乏足够的根据” ,
“以历史学精确而完整的资料分析来要求,阿伦特《艾希曼在耶路撒冷》书中许多论断都不能成立。一系列判断没有经过充分的批评性检验,有些推论则表明作者对于六十年代初已有的资料所知有限。……作为记者,阿伦特时常使用一些要经繁复的历史分析、大部分还有待接触到文献才能确认其真实性的材料”,
“确凿的历史陈述既非作者所愿,也非作者专长”。

隔着时空,两人不谋而合!

对于阿伦特尖啸的犹太批评,

肖勒姆明白表示:“我以为探讨这个问题是正当并且无可回避的”。
随后设限:“但是我不认为在我们这一代对此能够作出具有历史高度的评判。我们缺乏真正的距离,那种得以保持冷静与谨慎的距离,我们没有”。
继而批评:“你对犹太人在你我都未曾经历的极端条件下的行为的判断欠考虑,并太多落入煽情失控的夸张”,“那种漫不经心的语调,我指的是你书中太多的那种英式的轻浮(englische flippancy),对于你书中论及的主题来说不合适,完全不合适”。

蒙森不舍追问:阿伦特激烈指责犹太领袖与纳粹合作,为什么没有对合作的强制性做出说明?称犹太人“没有反抗的可能性还有不作为的可能性,不合作并不需要成为英雄”,为什么不去追究犹太人缺乏反抗意志背后的原因?
直接批评:“面对这个题目深刻的悲剧性,阿伦特那种尖酸与咄咄逼人的态度是失当的”。

又是不谋而合,德国人蒙森与犹太人肖勒姆!话是一样的明白直接,面对阿伦特夸张的嬉笑怒骂,别无选择。

 

2017-03-23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