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还学文]首页 

还学文
博客分类  >  其它
还学文  >  未分类
坚守常识—关于求知

66374

还是刚进入七十年代的时候,冬闲一到我便从插队农村跑回北京休息补给,歇歇四肢动动脑子,就掉进一个反叛的文学青年圈子,二十出头社会之外反叛的年轻人寻找别样的生活。里头有几位诗人—后来地下诗刊《今天》的作者、朦胧诗的先行者,像方含、江河、根子、徐浩渊等。当时碰头的主要活动是交换传看的书籍和思想—从书中拿来的和自己“产生”的,包括诗人的新作。

七二年仲春大家骑车去香山,一行人浩浩荡荡甚是可观。那一年说是青岛冷库出了问题所以饭馆里的虾蟹特别便宜,我们这帮穷兮兮的中学生得以在香山的饭店里大快朵颐,没有由来地临走还捎带了一只砂锅,心中因此莫名地满足。

就是那一次,遇到仲维光。时至今日我仍记忆犹新,通信伊始他就直白,不习惯零碎断裂地理解对方和表达自己的思想,指的就是援引名人语录的表达方式。正为自己新的学习和体验激动,自以为不言而喻的表达方式遭遇正面攻击,自然意外而且震动,免不了争辩:不同表达、不同意思,为什么语录式的就断裂而不能接受?—一个人的一段话的意思,要放在他思想脉络中去了解,就是今天所说的上下文、给定的语境即Context。至少,阅读、学习和了解必须多于只言片语;至少,不能假装贴标签就是知识就是思想;因此,我必须接受,这个问题上他是对的,那是健全的常识。

时代变化了,贴标签的风气依然,常识还不普及。乘网路传播之翼,尤其对那些人皆可言的题目(弗洛伊德就曾抱怨谁都想跟他谈心理分析),一知半解之风更盛。时髦当道,坚守常识就是必须。为求知的底限,从浩如烟海的垃圾文字中过滤有效信息更劳神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