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还学文]首页 

还学文
博客分类  >  其它
还学文  >  未分类
西方对“恶之平庸”的争议——“从平反艾希曼到否定战后国际纳粹审判—关于阿伦特的‘恶之平庸’”(二)

66105

 中文“平庸的恶”传播基本上回避了西方关于它的争论。毕其半个世纪的历史,“恶之平庸”一说始终备受争议。不仅西文文献汗牛充栋,辞书也必备及,例如大英百科全书“汉娜•阿伦特”条目中即列《艾希曼在耶路撒冷》为其“高度争议”的作品,而这,是西文辞书类于此的标准陈述。

关于这一争论,“恶之平庸”问世50年之际《纽约时报》上有两篇文章。一篇是影评“新电影再现汉娜•阿伦特与‘平庸的恶’” ,原文标题实际上是“那个在恶中看出平庸的女人”(The Woman Who Saw Banality in Evil),以下简称“影评”。另一篇是书评“艾希曼不是平庸,而是恶” ,评介德国女作家斯坦尼思(Bettina Stangneth)新作《耶路撒冷之前的艾希曼:大屠杀者未经过审视的人生》英译本(Eichmann Before Jerusalem: The Unexamined Life of a Mass Murderer,2014)发行,以下简称“书评”。斯坦尼思发现, 人们“浪费很多时间等待惊人的新资料,而没有坐下来仔细查看已有的资料”,这一批评首先就适用阿伦特本人及其对艾希曼平庸的论断。
以下的摘要会使读者对于“恶之平庸”的激烈争议产生印象。
关于对阿伦特“恶之平庸”论战的历史:
阿伦特的“恶之平庸”在知识分子中“挑起了‘一场内战’,引发了恶毒的争论,毁掉了一生的友谊”,“人们把这场不断升级的争论称为‘论战’”,而电影《汉娜•阿伦特》(2013)“再度激活了那些辩论和那个时代” 。(见影评)
关于对阿伦特及其“恶之平庸”的批评:
“杰出的以色列记者阿莫斯•埃隆(Amos Elon)总的来说是支持阿伦特的,不过他在介绍她书的平装版时说,阿伦特‘习惯于依靠不确凿的证据得出绝对的结论’”,而“艾希曼是平庸的这一结论所依据的不确凿的证据,就是他在证人席上充满陈词滥调的自证”(见影评)。
这样的批评应不是个别人的偏见,严肃学者如著名德国当代史专家蒙森(Hans Mommsen,1930年—2015年)在《艾希曼在耶路撒冷》1986年德文本序中指出,书中“一系列判断未经充分的批评性检验” 。
斯坦尼思引用大量资料表明,“ 1962年被判绞刑处死的艾希曼,绝不像他自己在审讯中所声称的那样只是一名服从命令的公务员,而是一个狂热献身纳粹事业的纳粹党人”。斯坦尼思说,她 “没有打算从历史学家的角度写一本书,只是想用史实跟阿伦特辩论”,“书评”引用埃默里大学历史学家黛博拉•E•利普斯塔特(Deborah E. Lipstadt),“如果说之前的研究者们严重削弱了阿伦特的论据,那么斯坦尼思则‘粉碎’了它”(见书评)。
以上评述值得认真对待,在于它们与相关其他文献记载一致,并能够由间接文献或直接资料佐证,例如如阿伦特自己的文字。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