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还学文]首页 

还学文
博客分类  >  其它
还学文  >  未分类
“恶之平庸”在西方—纷争不息半世纪——“从平反艾希曼到否定战后国际纳粹审判—关于阿伦特的‘恶之平庸’”(一)

66104

西方对阿伦特“恶之平庸”的争议和批评是一直知道的,这几年看到中文世界对这个词太多的错爱,于是找来《艾希曼在耶路撒冷 一个关于恶之平庸的报导》认真阅读。结果就是下面这篇长文。

最近(2016年)德国司法部长马斯(Heiko Maas)亲自推出司法部一个历时四年的专案研究“罗斯堡档案—联邦德国司法部和纳粹时代”,研究揭示了当年联邦德国司法部与纳粹德国司法人事上的连续性:到七十年代联邦司法部高级官员一半以上曾是纳粹党员,其中五分之一甚至是党卫军或直接从纳粹司法部进入联邦司法部。这些人跟耶路撒冷受审的艾希曼类似,手不刃血的纳粹官僚—半个世纪之前汉娜•阿伦特著书立说以“恶之平庸”为之辩解的那些人。与阿伦特相反,五十年来战后德国成长出严肃面对纳粹历史和清理纳粹罪恶的政治文化。今日的联邦司法部长对共和国司法部这一段历史公开表示痛心,进而强调:值此人权与法制国家又遭质疑之际—当时是指国际难民危机之前,如今再添公开挑战普适价值的川普当选美国总统情势之下,正视这段历史尤为必要;每一个公民尤其是司法工作者,必须明确并且不断地捍卫宪法的基本价值。
与在原产地的遭遇大相径庭,汉娜•阿伦特“平庸的恶”一词在大陆和海外中文世界耳熟能详时髦多年经久不衰,拿来标签国人以及社会的弊端,正应了中国那句老话“以其昏昏,使人昭昭”。尽管资讯昭昭之今日以其昭昭使人昭昭并不难做到,一个大致的如实了解不过是查字典的功夫,而求实的了解是对有意义和负责任的言说的基本要求。
中文“平庸的恶”是一望文生义的误译,接下来以讹传讹就不奇怪了。该词的原意及其持久的争议中文文章中少见到,偶有另类声音也被盲目追捧阿伦特的潮流淹没。
阿伦特原文的说法“恶之平庸”,从她《艾希曼在耶路撒冷 一个关于恶之平庸的报导》一书1963年问世就争议蜂起、历经半个世纪而不息,持续至今。人们质疑、争论和批评阿伦特对纳粹艾希曼“平庸”的定性,五十多年来的批评不断地提出新的证据一再表明,艾希曼犯罪不是因为平庸。
并且“恶之平庸”不是《艾希曼在耶路撒冷》的唯一论题,阿伦特书中对艾希曼的辩护—从“平庸”以至“无罪”,直指战后纳粹审判,从她亲临的耶路撒冷直到在先的纽伦堡审判。

 

通过了解阿伦特《艾希曼在耶路撒冷》中 “恶之平庸”的文本以及关于“恶之平庸”的争论,以及西方社会的反应,中文读者有可能据实了解和评价阿伦特及其“恶之平庸”。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