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还学文]首页 

还学文
博客分类  >  其它
还学文  >  未分类
接触西人和他们的基督教信仰

65073

 

我关于基督教的一些观察和想法引人不适甚至反感,不在意外。

 

不过说出我所看到的:形成西方文明及其生活方式,基督教是之一而非唯一的因素;和其他社会机制无二,基督教也是一段充满变动可以褒贬的历史。奉基督教为至高无上,对此自然会适应不良;因为无视常识,才会有那种对“中国人没有信仰和罪感”的漫画式的迁怒。

 

和基督教我曾有过一段密集的接触,尤其在和那些西人教会及个人的交往中,获益良多。

 

早在八九、九零年间,遇到一位加拿大派到德国巴伐利亚教区的华人牧师,常去帮忙和参与他组织的教会活动。一位年过六十而精力充沛、开朗而不拘小节的人,令人不由自主心生信任而敞开心扉;上帝慧眼识人,选中他作牧师。他当然劝我信主,告诉我口里称信就是了。我的想法是,除非能完全接受和奉行它的教条,否则不能违心称信。他说我对“信”理解不对,哪儿不对我也不懂。后来从一位信了教的大陆学生那儿又听到“口里称信”的话,知道确有这样一种信,不再费心要弄懂什么了。牧师那么好的人不忍拂他好意,说我有了小孩就跟他受洗,心想到坚信礼的时候孩子还有自己选择的机会。怀孕而未成正果,和牧师那一段交往却一直铭记在心。

 

和西人接触简而明,心灵上会更觉接近而生共鸣。为基督徒在西方社会不是社么了不得的事,而凡人相交至少不累。到大学的一位物理教授家做客,偶然谈到信仰他说,相信上帝和永生让我精神上得到安宁,不再为未能如愿的事、为生命的有限而懊悔而不安;人自有追求永恒的需要,那就是信仰的理由了。虽无信仰的经验,他平实的道理我可以毫无勉强地理解和接受。

 

那一段时间,还联系巴伐利亚基督教传教会给大陆学生举办过几个研讨会,讨论基督教、哲学和科学及其关系那样一些问题。还清楚地记得传教会的主任、一位年长而和蔼的神学博士,他几乎不谈上帝、只是波澜不兴地解说:科学不证明上帝存在、也不能证明上帝不存在,科学根本不是信仰或不信的根据,信仰、科学和哲学是彼此不同而并存的人类精神生活领域。对于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论教养的学子,这些西方思想史的常识不啻重锤一记。还有一位牧师对信仰的形象比喻,精彩至极:有比我妻子漂亮的女人、有比我妻子聪明的女人、有比我妻子温柔的、也有比我妻子能干的;然而,这些都不是我们相爱的理由。我们之间的爱情,唯一而无可替代,就像信仰把我和上帝与主联系在一起。形象的比喻明白地表达了信仰的内在性和私人性。

 

我喜爱这些人—信仰不过他们多重身份之一,我尊重他们—作为朋友,也尊重他们不用来攻击他人的信仰。对那些、尤其是从共产主义先锋战士变身的华人基督徒及其那种从高扬的选民意识喷发出来的趾高气扬和咄咄逼人,唯有疏远和冷淡。

 

 

 

2016年4月27日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