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还学文]首页 

还学文
博客分类  >  其它
还学文  >  未分类
周末随想—回 到 悠 闲

65069

有声无像,广播不如电视,尤其不合声情并茂的大众综艺节目的传播。广播自有它以声见长的节目:德国各大台如南德、西德和北德电台都有全天候的古典音乐频道、有高水准的文学评论和深度人物访谈,意趣横生、精致却不小众,听众常会收获意外的惊喜。

复活节前一天午间文化杂志节目讨论阅读,不是推荐读什么书,是谈怎样读书,节目请了一位美国作家Ray Bradbury。布拉德伯里早期一部小说中的主人公蒙塔格原是一位循规蹈矩恪尽职守的消防队员,奉命焚书而不读书,直到有一天一位宁愿和她的书籍同归于烬的老妇改变了他。他开始读、却读不懂。阅读,他要从头学起,毋宁说他要学习理解,蒙塔格去求教一位隐姓埋名的旧社会的文学教授。教授告诉他,阅读理解的要件之一是 Muße(读 [ˈmuːsə])。这个德文词一下击中我,击出我钟爱的记忆和感觉。初识这个词是从广播中的音乐节目和文学评论中,说从作者独特的Muße中,产生了一段隽永的音乐或一段传世的文字。那么Muße是什么?一解为闲暇,当然不单指有空还要有闲—闲心、闲情、闲适。有悠闲的情致,于是可以琢磨、可以辨析、可以沉思;有安适的心态,于是可以倾听、可以对话、可以共容,可能尊重、理解,接纳和关注非我和他在的世界。教授点拨蒙塔格,这样才能读进去、读懂得,才会长知识、增智慧。满心欢喜地与Muße一词在这里不期而遇,尤其是对于悠闲那样一种心灵的自在,心驰神往。

 

对比之下,当代社交媒体上的交往似乎太多了什么又太少了什么。人们争相表达,潜在或显然地以明是非辩真伪的姿态相对待,不免斗志昂扬却难容闲情以审视自己、逸致以理解对方,不知不觉中压缩了我见之外那些一孔之见一得之功的空间,对话约减为论战;到头来不出自己意见的壁垒,头脑不比之前稍聪明,眼界不比之前稍开阔;论战的心态阻塞交流,扼杀了精神上的清明和闲适以洞见尺有所短寸有所长,陷入并禁锢于盲目和精神的贫困,未免令人沮丧。对话远过于争论,还有相互的交流、理解和领悟……,和而不同风光无限。

找回逝去的悠闲比蒙塔格初学阅读更困难,必先吐才可能纳。比吐出被经年灌输现成的种种更困难也更根本的,是更换那种败坏吸纳的机制—情感的、心理的和思维的,从而使自由的讨论成为可能。

 

此刻,我才分明地察觉,因为缺这一分悠闲,在过往的年月丢失了什么、丢失了多少。那一份闲适的情致,难以至而可以求,唯谨记在心时时反求诸己。

 

2016年4月2日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