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还学文]首页 

还学文
博客分类  >  其它
还学文  >  未分类
周末断想:从中国没有史诗到中国人没有信仰

65059
这些年公共论坛上不衰的主题之一是说中国人从无信仰,仿佛这么一说就跻身中国所有弊病的民族性和社会性根源的宏大叙事,从旁观、帮闲到帮凶,从平庸到穷凶极恶。唱和者众,仿佛得救。
 
中国有史亦有诗

于是记起另一形式类似的说法关于文学的,说中国文学没有西方那样的史诗。

七十年代初正值自我觉醒的狂飙心态满脑子尽是全盘西化,读到出自留洋识洋文学泰斗的此话,不假思索地吞下。如今回看,甚至说不上时髦、这样的态度其实是基于无知,—没有中文的基础、才刚开始饥渴于有限的中文翻译。全盘西化的架终于崩坏是到九十年代初,知觉不仅后而且晚;还是由于无知。无知抑制智力,限制感觉、接受和学习的能力。

平心而论,中国很早就有了文字记载的历史,就算没有起于口头文学的史诗又如何呢?说文学,司马迁的《史记》,哪一篇不是辉煌的诗呢?咏史几乎是中国古典诗词永恒的主题,脍炙人口如苏轼的前后《赤壁赋》、如庾信的《哀江南赋》,而用典更成就了喻史于文的中国古典诗词的特色。

所以呢,有无史诗无非不同的文学传统,唯洋是瞻没有道理;我们的前辈泰斗和我们和后辈青年一样也有少年轻狂的时候,不必当作圭臬。我们不是可以自己疑问、了解和学习的么?!
 
 
“相信,是教堂里的行为”
 
回头再说那个时髦的公共议题—中国人没信仰。

对于超自然力的信仰,和世界上许多民族一样,不论官方还是民间中国和中国人也是古已有之。中国历史上没有的,是基督教那样的一神论的宗教信仰,—一个全知全能全善的上帝,全管。不同的信仰和宗教,不同的文化传统,没有什么彼高此低的。扯面大旗,—佛教高僧又与时俱进的智者达赖喇嘛是这么看的。

回到尘埃里,今天西人基督徒也大抵如是观。和一位德国同事闲聊,问他怎么看穆斯林妇女包头巾,一位再普通不过的德国人,不激进不朋克、认真而保守。他反问,我为什么要怎么看?那是他们的事,他们的习俗有他们的道理,只要不管到我,我根本就不看也不怎么看。受教了。德国人的习惯,据我观察,鲜少把信仰当话题,即使在私人场合;神职人员除外,宣教是他的职业或志业。

当谈到一些不太有把握的事情和意见,连“觉得”、“我想”都避用,只说我“相信”如何。不止一次而且每次都被这位德国佬当即驳回,知啥说啥、咋想咋说,他不让你打马虎眼。接下来他还有一句话,“相信,是教堂里的行为”(Glauben tut man nur in der Kirche/或许可以译成Faith, you do it only in the Church)。经典!信仰和人生与社会诸多关联,但它不是、谢天谢地,不再是一切。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