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还学文]首页 

还学文
博客分类  >  其它
还学文  >  未分类
恐怖主義將長期伴隨世界 ──國際政治中的極端伊斯蘭恐怖主義與反恐

64428

 

反恐,在現實政治的困境中

 

  二○一五年行將年末,十一月十三日在巴黎足球賽場附近、市中心咖啡館和歌劇院同時發生爆炸和槍擊,與年初血洗查理周刊一頭一尾,又是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所為。這一次恐怖襲擊死亡一百三十人、受傷三百五十二人,是九一一以後西方經歷的最嚴重的恐怖主義襲擊。

 

  稍事回顧,面對伊斯蘭國恐怖主義的大意、疏忽甚至漠然令人驚異。就在巴黎恐怖襲擊的前一天十一月十二日,兩名伊斯蘭國恐怖分子在貝魯特郊區什葉派穆斯林聚居區自殺引爆,四十三人死亡、二百四十人受傷,為一九九○年黎巴嫩內戰結束以來恐怖襲擊之最。兩周之前十月三十一日,從埃及西奈半島南端沙姆沙伊赫(Sharm El Sheikh)起飛的俄國民航飛機在西奈半島北部上空爆炸,全機乘客和機組人員計二百二十四人死亡,也是IS所為,它的恐怖主義不限定於針對個別國家、宗教和文化的個別恐怖行動。

 

  二○一一年乘內戰之機IS恐怖組織進入敘利亞,迄今為止敘利亞人口的一半一千萬人在逃亡的路上,其中四百萬人離鄉背井向世界逃散。國際社會一直熟視無睹,直到今年九月敘利亞的難民潮湧到歐洲,人們才如夢方醒地意識到這背後IS的恐怖主義。

 

  美國的反應還在遲疑之間,俄國九月二十七日率先宣佈與伊朗、伊拉克和敘利亞的阿薩德政府聯合抗擊伊斯蘭國。三天後俄國即開始在敘利亞的轟炸,不止IS的軍事目標,還有反政府武裝,普京不掩飾武力支持阿薩德政府而介入敘利亞的內戰。伊朗和伊拉克加盟旗下的原因之一是,兩國和敘利亞一樣都是伊斯蘭教什葉派掌權。借反恐之機,俄國在擴張自己的勢力範圍。

 

  巴黎的十一月十三日之後,一致反對伊斯蘭國恐怖主義的國際政治氣氛迅速形成。阿拉伯聯盟二十二個國家達成一致從政治、軍事、安全和司法各方面採取措施制裁IS,當然,兌現還是另一回事。巴黎恐怖襲擊後,法國總統奧朗德急於西方在軍事上對伊斯蘭國強硬回擊,奧巴馬則憂慮過度反應會激起恐怖主義升級。德國議會批准軍事介入國際反恐,但限於空中偵察和加油補給等後援、不作直接軍事攻擊。美國防部長卡特致函德國防部長萊恩女士,要求德國加強並擴大軍事參與。當前土耳其和俄國之間的摩擦反映了另一種歧異:俄國反IS又支持阿薩德政府,土耳其不支持阿薩德又反對反政府也反IS的庫爾德人,一直半遮半掩地為IS行方便。

 

  在彼此不同甚至抵觸的實際利益、政治行為、宗教派別和意識形態等歷史背景之下和現實政治格局之中,以為強硬的軍事行動可能迅速擊敗伊斯蘭國恐怖主義,顯然不切實際。

 

伊斯蘭國──第二次伊拉克戰爭的結果

 

  在二○一五年十月二十五日CNN的電視訪談中,英國前首相布萊爾公開為伊拉克戰爭的錯誤道歉。朝野一直在質疑和爭論的「薩達姆擁有大規模毀滅性化學武器」的出兵藉口被證明為不實,承認二○○三年入侵伊拉克是IS興起的主要原因的看法是有道理的。

 

  伊斯蘭國作為恐怖主義組織開始是在基地組織旗下,故又稱AQI(AQ是「基地組織」縮寫),二○○七年出現ISI──伊斯蘭國在伊拉克。伊拉克戰爭中,服務於前政權的許多官兵被整肅而失去生計、軍隊被解散卻沒有收繳武器。與什葉派新政府執政(什葉派為伊拉克穆斯林多數,薩達姆政權為遜尼派)同時,武裝的ISI宣佈成立,它的領導成員是一群前薩達姆軍中的情報官員。伊拉克戰爭推翻了薩達姆政權,卻沒有給伊拉克留下民主政治。ISI繼續擴展為ISIS──伊斯蘭國,是在二○一一年敘利亞內戰之後。作為抵抗運動的一翼,IS既反敘利亞政府軍又反敘利亞自由軍;作為伊斯蘭教遜尼派,IS反敘利亞政府因為它是什葉派;IS反對一切與它不同的、包括庫爾德人。

 

  在抵抗陣營中,ISIS繼續被武裝。據報,二○一五年ISIS擁有二十億美元資產,為世界上最富有的恐怖組織,握有石油、勒贖、搶劫走私和捐款四大財政資源。二○一四年十月被轟炸之前,IS佔領的油田每天出產並銷售石油達三百萬美元,其後還維持在每天三十六萬美元。IS最大的金主為富有的海灣國家沙特阿拉伯和卡塔爾。IS到底擁有多少恐怖戰士各說不一,表明西方世界對他們還缺乏確切的瞭解。

 

從穆紮海登到基地組織

 

  追溯到IS之前的伊斯蘭恐怖主義或聖戰組織如基地組織、塔利班和穆紮海登(聖戰者)可以看出,它們的形成間接或者直接地為國際冷戰政治的產物。

 

  一九七九年蘇聯出兵佔領阿富汗,美國中央情報局同時開啟「旋風行動」,資助和武裝阿富汗聖戰組織軍事對抗蘇軍及其扶植的阿富汗政府。恐怖分子本拉登此時在阿富汗反蘇聖戰而奠基了後來的基地組織,一九八四年通過巴基斯坦軍方獲得CIA「旋風」項目資助。他在巴基斯坦白沙瓦設立了一個接待站,招募、組織和輸送阿拉伯青年志願者到阿富汗參加聖戰。一九八九年蘇聯撤離阿富汗,一九九二年穆紮海登取得政權成立阿富汗伊斯蘭國,隨後陷入內部混戰;一九九四年塔利班從中崛起,兩年後推翻穆紮海登政權建立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

 

  「旋風行動」是美國歷史上為時最長耗費最巨的軍援項目,高達幾十億美元。這是一個專項,全部用於支持第三方武裝對抗蘇聯的冷戰。這還是一個美巴合作項目,援助資金和軍事裝備通過巴基斯坦三軍情報局中轉。當年穆紮海登每年戰爭財政逼近十億美元,一半以上來自CIA的「旋風」項目。

 

  武裝是恐怖組織的必要條件,穆紮海登從美國獲得的軍事裝備包括槍枝彈藥坦克飛機,一直到當時堪稱先進的紅外防空導彈「刺針」FIM-92。武裝之外CIA還資助他們軍事訓練,一九七九年到一九九二年期間透過巴基斯坦三軍情報局為聖戰組織訓練游擊隊員近十萬人次。一九九六年塔利班奪取阿富汗政權時,已擁有一支近三萬人、數百輛坦克和幾十架戰鬥機的軍隊。

 

極端伊斯蘭恐怖主義與現實主義的國際政治

 

  武裝穆紮海登作為對抗蘇聯的軍事手段,美國不在意它之為一個宗教聖戰組織及其極端原教旨主義的意識形態,不考慮一個宗教聖戰組織軍事化可能的後果。《華盛頓郵報》文章《聖戰ABC,來自美國》(From U.S., the ABC''''s of Jihad)二○○二年披露,阿富汗戰爭中美國曾投入數百萬美元編印教材,書中有直接的暴力行為圖示,有有關聖戰的可蘭經文。這些教科書分發到阿富汗的學校,還分送到巴基斯坦的阿富汗難民營,數量非常之大,以致塔利班繼續沿用這些書本灌輸聖戰意識。

 

  在阿富汗爭奪勢力範圍的冷戰中,美國擊退了蘇聯,卻扶持起一種更為危險的敵人──極端伊斯蘭宗教恐怖分子。九一一之後二○○一年十月七日美國領銜北約出兵推翻塔利班政府,卻未能粉碎塔利班恐怖組織。塔利班流竄到鄰國巴基斯坦,一直掩護和支持本拉登和他的基地組織,並長期以軍事恐怖活動威脅阿富汗的安全與穩定,直至今日。

 

  在阿富汗的美蘇對抗中,巴基斯坦一直協助美國支持聖戰組織。九一一發生和塔利班政府被推翻之後,巴基斯坦仍如既往地支持那些聖戰組織──從塔利班到本拉登。海灣國家──政治保守君主專制的沙特阿拉伯,為阿拉伯世界的重鎮。儘管存在根本的價值分歧,美國和沙特一直密切結盟:沙特穩定地向美國供應石油,美國保障它的安全。一九九○年八月二日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挑起海灣戰爭,沙特阿拉伯邀請美軍駐紮,八月八日美國即宣佈出兵對伊開戰。阿富汗戰爭期間,沙特與美國CIA「旋風」項目並肩,支撐了穆紮海登的戰爭財政的另一半。過去幾年沙特又成伊斯蘭國最大的金主和武器來源,希望藉以打擊宿敵──敘利亞的阿薩德政權,與美國貌合神離。

 

  冷戰政治、地緣政治、利益政治,有陣營的分別、有敵友的變化,常在的是利益的固守,缺失的是價值的堅持。如果對恐怖主義的放任與縱容不感到壓力,怎麼能指望對恐怖主義有堅決徹底的打擊?政治上盡可以綏靖、妥協和漠視,但是失了價值的政治不會是沒有後果的。

 

極端伊斯蘭恐怖主義將長期伴隨世界

 

  軍事打擊是反恐的必要手段,但是反恐不會畢於一役。反恐是一種長久的政治,其成效取決於所有這些因素的變化與消長。

 

  最近的民調顯示,德國一半人支持對恐怖主義的軍事打擊,但百分之六十九的人不相信軍事干預就能消滅恐怖主義,軍事打擊只是反恐國際政治的一部分。政治上和政策上,目前必須結束敘利亞內戰;為避免把反對派推到IS一邊必須排除與阿薩德政權軍事合作。可俄國成為障礙──普京明確支持阿薩德政權;還要對一直態度曖昧容忍IS的北約成員國土耳其施加壓力令其改變。更長遠和更根本的還有國際民主陣營對於阿拉伯世界民主化和伊斯蘭教的自由化在政治上和政策上積極而建設性的支持,等等。

 

  就恐怖主義根源以及反恐的複雜性和全球性而言,反恐將是對現代國際社會長期的挑戰,極端穆斯林恐怖主義將會長期伴隨我們的生活,也許是終生的。

 

�原載《爭鳴》二〇一六年一月號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1/21/16 09:59:32 PM
有权力组织人造冤假错案,进行秘密精神控制人体实验2007——2015!关注退伍军人安徽潜山县(正改为天柱山市)王焰因精神控制实验而被强制性精神病八年——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或者DISK——https://1drv.ms/1l8aSH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