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还学文]首页 

还学文
博客分类  >  其它
还学文  >  未分类
欧洲,在巴黎恐怖袭击之后

64148

刚过基督教“万圣节”第二天,一月七日伊斯兰极端分子恐怖袭击巴黎《查理周刊》,击毙编辑部在场十二个人如同处决;因为周刊发行了对伊斯兰的讽刺漫画,他们杀人报复。在恐怖袭击发生而恐怖分子仍未落网的两天之间,人们饱经恐惧与焦虑的煎熬,切身体会到极端主义的威胁,ISIS升级了伊斯兰恐怖主义的极端与残忍。

 

欧洲把握了时机

 

111日与巴黎150万法国人一同抗议恐怖主义吊念受难者,聚集了几乎所有欧洲政要:欧洲议会与欧盟主要领导人、德国总理默克尔、英国首相卡梅伦,西欧还有意大利总理、西班牙首相、希腊总理、丹麦首相,东欧有波兰总理、乌克兰总统和俄国外长;伊斯兰教的土耳其总统和约旦王后;最是出人意料,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和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双双现身;还有非洲国家马里的总统;这一天,“巴黎成为世界的首都”。尽管彼此的差异、分歧与对立,这一天他们明确地做出共同的表示:反恐与捍卫自由。自“九一一”后,面对一系列类似的情况,这样一致的国际反应是第一次。第一次,恐怖袭击发生后伊斯兰领袖出面明确谴责巴黎恐怖谋杀,呼吁穆斯林保持克制,支持维护言论自由。

恐怖主义的极端凶残瞬间唤醒双方的理智。穆斯林看到,伊斯兰恐怖主义不仅袭击非伊斯兰世界也威胁到他们自身。而对于西欧政府,无视和排斥人口5%共存共生的穆斯林,对于迫在眉睫的反恐与长远的社会安定,实为不可承受之重。西欧社会与穆斯林,既然共存,就不能不彼此接受、对话、理解,共同面对共同的问题。他们终于迈出必要的一步—接近而求同。

电视采访中巴黎一位年轻的穆斯林女性安宁而虔诚,描绘甚至嘲讽先知是我的信仰不能接受的,可这是他的自由,Ok恐怖袭击之后新一期《查理周刊》的封面,典型的伊斯兰绿背景上垂泪的先知手持“我是查理”的牌子,头上的标题为“一切都原谅了”。在血洗《查理周刊》编辑部之后,这不是一个善意而得体的表达吗?然而对穆斯林却是违禁而无视他们信仰的挑衅与侮慢。不同文化交集必不可免矛盾与冲突,要达成平等而和平的共处,自由不能以武力限制却需以文化尊重来平衡,信仰的伸张也要有宗教宽容来调节。《查理周刊》的伊斯兰漫画,是对双方政治智慧的考验。

无论如何,2015111,为欧洲的反恐与社会安全提供了一个新的起点。

 

团结反恐,近看德国的转折

 

与其说是新起点不如说是转折点,恐怖主义问题依然,而反应和对策开始变化—政府的、舆论的与社会的,久居德国的外国人,感觉尤其强烈。因911而国际明朗化的伊斯兰恐怖主义之后,德国政坛与社会上很长时间的主调是基督教“主导文化”。

对《查理周刊》的恐怖袭击之后德国穆斯林全国组织立刻宣布113日在柏林布兰登堡门前组织反恐集会,诚邀各界参与。这一决定,出人意料也令人鼓舞。虽说人口占有率已近5%,但在社会政治上穆斯林始终是边缘小众。13日穆斯林组织的大型集会德国政府倾巢出动:总统高克,总理默克尔及其副总理、外长、国防部长、内政部长,所有朝野政党领袖、基督教、犹太教和伊斯兰三大宗教齐集一。如此阵容,为联邦德国历史前所未见。而这,不是应景、不止于姿态,表现政府的政策。

总统发表讲话,以“我们”开始:我们聚集在一起表明团结、正义和自由对我们的价值”—“团结、正义和自由”写在德国国歌里;通过移民德国已成多元—在宗教、文化和精神上,开放的社会因多元而有力量,我们拒绝任何的排外;多元要求相互尊重与和平共处。对于德国穆斯林对恐怖主义的明确拒绝总统说,我感谢你们!这是对自由的肯定,是对我们共同生活的这个国家的肯定。讲话以“我们”结束:“德国是我们全体的”。

115日议会反恐辩论,默克尔夫人作政府声明。声明定义伊斯兰恐怖主义是假借宗教名义对非我信仰、非我文化、非我族类的暴力,声明表示无条件和不妥协地捍卫开放社会的自由价值与民主秩序。声明警告,在德国不允许以任何名义对任何群体的歧视与排斥,保护清真寺与保护犹太会堂一样是德国政府与公民的责任。面对歧视、排斥以及普遍的猜疑,默克尔保证,作为总理我以及这个民主殿堂里的所有人将保护这个国家的穆斯林—一个政府庄严而赢得信任的承诺。对于恐怖分子为什么以伊斯兰的名义谋杀,默克尔呼吁伊斯兰神职人员刻不容缓地对社会澄清与解答。她还强调反恐的长远之计在于民主教育:帮助成长中的青少年学会民主的生活方式,教他们如何坚持正当要求又如何达成妥协。演讲以前总统伍尔夫的历史性宣示结束,“伊斯兰教现在也属于德国”,那个基督教教“主导文化”的政治幽灵悄然而去。

政府明确的态度给德国的穆斯林以信任、尊严、归属感和温暖,给了他们主人翁的感觉与责任感116星期五,土耳其穆斯林协会组织在德国各地媒体建筑物前集会举牌捍卫言论自由,大至美因茨德国公视二台总部,小至地方报纸和电台。人们听到与会的穆斯林表示,穆罕默德的漫画让我深感伤害,但是我必须维护言论自由,因为它也给我以表达批评的权利和机会;对于我们生活的这个国家的自由与价值,我们同样负有责任。对于伊斯兰、基督教和犹太教三大一神教的信仰、经典及其历史变化的讨论也已经开始。

政策导向社会,对于政府释放的明确信号,民间报以积极的回应,双方的良性互动给社会带来明显的转变。如果欧洲穆斯林移民现实不可逆、如果恐怖主义全球化迫在眉睫、如果近代史发展表明不是一种宗教、文化、种族取胜和独存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进程,多元文化就是不言而喻的,接受移民群族和展开对话的转变就迟早是必须的,团结的社会就比分裂的社会值得欢迎。

 

宗教极权挑战民主政治,多元文化对抗恐怖主义

 

历史并未如福山的预言而终结,共产党极权还未退去,宗教极权再起。而西欧的穆斯林移民其来有自:六七十年代经济起飞,西欧吸纳了大量穆斯林劳工,德国的土耳其人就是从那时请来,而英法更有南亚和北非殖民地的历史。他们长时间却忽视了,移民并非单纯的劳力也是人、携带着文化构成他们社会一部分的人群。虽然人口已达一定比例(德英荷比瑞典丹麦5%左右、法国8%),作为外来的群族,在经济、社会和政治上穆斯林还是边缘和弱势群体,然而这种边缘弱势却也易成伊斯兰极端狂热与恐怖主义的温床。

且不论千年以前的十字军东征,不足四百年前天主教与新教的三十年战争(1618-1648)争夺宗教与政治的霸权,经过政教分离与宗教自身的改革,基督教成为今日的和平宗教。历史地看,与基督教同源而晚六百年的伊斯兰教也要经过类似的过程而变化,而不是在文明的冲突中灭亡。伊斯兰教变革,今天有着比基督教当年远为有利的社会环境:强大的民主制度和人们对基本人权的广泛共识。民意调查表明德国穆斯林中有90%接受民主是个好制度,开放的社会是大家共同的财富。所以也不奇怪,伊斯兰宗教领袖援引可兰经杀害一个人就是杀害全人类谴责巴黎的恐怖谋杀,表明“恐怖不是宗教”;年轻穆斯林打出个性十足的标语,“我是穆斯林,但不要以我的名义!”。新一期《查理周刊》的先知漫画后,许多地方出现穆斯林抗议:在原法国殖民地西非尼日尔是暴力的,在巴基斯坦是和平的;车臣穆斯林万人游行基本上是政府动员的,他们的总统卡德罗夫( Ramsan Kadyrow)却是克里姆林宫扶持,而拥有57个成员国的世界穆斯林大会,呼吁穆斯林克制。

如果民主自由必须战胜独裁与恐怖,那么宗教与文化及其人群之间就必须联合、必须团结、必须在人权、自由和民主的基础上达成一致。民主政治家与穆斯林世界的领袖的理智和清醒,是欧洲大陆的幸运。

 

二零一五年元月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