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还学文]首页 

还学文
博客分类  >  其它
还学文  >  未分类
德國2014年的圣诞礼物,PEGIDA—另类的“星期一大游行”

64147

一年一度圣诞节近了,一年一度圣节日远了。

降临节,预告耶稣基督降临世界,分别为圣诞夜前四个星期日。夜幕降临民居玻璃窗上亮起的圣诞节灯饰,散发出融融暖意;这期间还可以集中听到特别多的圣乐,德国圣诞歌曲《平安夜》传唱四海,远播温馨与安宁。这般圣诞气氛却渐成昨日黄花。如今进入圣诞季,商家忙着推销与倾销,大众争着购买与消费;神退人进、灵去物来,圣诞节商业化势不可挡。圣诞节愈益成为一个世俗节日,伴着世间的享乐与纷扰。

 

PEGIDA,另类“星期一大游行”

 

2014年圣诞老人的大口袋里不知道会变出什么,德累斯顿“星期一示威游行”便是这样一位不速之客;不止在德累斯顿,在莱比锡、在维尔茨堡,在慕尼黑都有响应。也有反PEGIDA示威,1215日面对15000人的PEGIDA游行,反示威之最,在5000人上下。

中东冒出一个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IS),声称对整个阿拉伯世界拥有主权;足迹所到暴虐横行无恶不作,ISIS威胁世界。生活在德国的穆斯林—土耳其人、伊拉克人、叙利亚人……走上街头示威抗议。上街抗议的不单是穆斯林更有德国人,德国示威者中出现一个组织PEGIDA,“爱国主义欧洲人反对西方伊斯兰化”。

2013年统计,德国外籍居民约七百万占全国人口的8.5%,有移民背景的德国公民九百万以上占全国人口11.4%,其中1/3以上为从前苏联和罗马尼亚移民的德裔,11.4%来自波兰,土耳其移民12.8%。而PEGIDA游行重镇德累斯顿所在的东部萨克森州,2013年全州人口中外国人仅占2.4%,其中又有1/3以上来自欧洲和北美。哪来伊斯兰化?更何况鉴于政府政策,德国无任何外国人自成一体的平行社会,何能“异化”德国?!

PEGIDA接过东德和平革命的形式,每星期一晚在德累斯顿上街游行,从106日的百八十人发展到121515000人。他们接过“我们是人民”的口号,听起来是“我们是德国人”的声音,掩不住“德国是德国人的”的排外意味。一位七十二岁的东德老太太说得明白,“我可不愿意德累斯顿也变得跟西部大城市那么可怕,成片的市区都被外国人占领”;更有一位从英国来的绅士顾不上优雅,“穆斯林要用他们的粪便污染我们的饭食”;PEGIDA“伊斯兰化”实际上成为泛指外国人的代名词。游行中还有这样的标语,“停止移民,停止双重国籍的政策”(双重国籍是德国政府最近提出,联邦德国65年历史上第一次),“驱逐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从PEGIDA人们看到一个新的群族类型出现,媒体称“隐蔽的纳粹”(Latent Nazi),虽隐蔽到底是右翼—明白的排外和种族主义的。新纳粹党NPD毫不避讳地站在PEGIDA身后,支持它的还有AfDAlternative for Germany)“德国的另类选择”党,以反欧盟反欧元为号召潜在向右的一个新政党。

有称德国每两个人就有一个同情PEGIDA,也有问卷称85%的人表示不会加入PEGIDA游行。希望前者是个幸运的错误,否则就是一个令人生惧的比例了。幸运的是,这一次从媒体到朝野对PEGIDA一致谴责,以致PEGIDA不得不对“歧视”他们的“体制”与新闻表示抗议。默克尔警告,“德国有示威游行的自由,但不是可以中伤和围剿从其他国家到我们这里来的人们的地方”,“人人都要警惕,不要被这类活动的组织者利用当枪使”。“中伤”、“围剿”、“警惕”、“利用”用词明确、严厉,政府的态度不容误解,与十六年前结束的科尔时代同样情势下的暧昧不明与放任全然不同。

德国犹太人组织也出面支持穆斯林,警告右翼以反ISIS为借口煽动反穆斯林与排外。1222日圣诞节前夕的星期一PEGIDA在德累斯顿再度上街游行,这一晚人众达到一万七,但反游行急剧壮大人数比一周前增长三倍达到两万。工商界领袖也出面表态支持政府的移民政策,并呼吁政府继续促进经济增长、加强人们生活的安全感。德国社会政治长足地改变和进步了。越来越多的反PEGIDA游行遍布德国各地,他们反PEGIDA排外和仇外,表明我们的德国、我们的城市不是棕色的(党卫军制服的颜色)是彩色的!126日晚法兰克福一万五千人冒雨在罗马广场集会把七十几人PEGIDA冷落在一边。

 

“外国人”一词恒久的言外之意

 

“外国人”,一个如此简单明了的词,会有什么言外之意呢?

只有当不再客居而羁留下来成为德国社会一份子的时候,才会有被归为“外国人”的经历与感受:自然而居高临下地被区别对待—从路人、商家到公家机关和法院。一位六十年代从台湾到德国留学的哥廷根大学教授一语中的:“外国人”就是二等公民。笔者的经历与感受认同这一观察,对此中的缘故,还是不明所以。

圣诞月中幸运地发现了答案,在纳粹臭名昭著的纽伦堡种族法那里。

因为对阿伦特《艾希曼在耶路撒冷》一书的断言,“纽伦堡种族法剥夺了犹太人的政治权利但没有取消他们的公民权;他们不再是帝国公民,但还保留德国国籍。即使移民,也不自动失去”有疑,便去了解纳粹1935年的纽伦堡种族法。其中民法明文规定德国人分三等:一等为纯正日耳曼血统德国人—帝国公民,血统混杂不洁的列为二等—纳粹名之一般国民,第三等是异族人—外国人。等外的国民不仅没有政治权利,公民权利也被限制:犹太人不得担任公职,移民或被遣送则自动丧失国籍与产权……

原来如此!在德国“外国人”一词因所含“异族”和“之外”的意思而为贬义—歧视、排斥与敌对之意,纳粹把它们发挥到极致并以法律形式固定下来。无怪乎在德国外国人屡屡成为政治弊端的替罪羊,会有人心安理得地排外、不动声色地火烧难民营、理直气壮地高呼排外口号、连续十年追杀有外国血统的德国公民,……对于他们,外国人和他们不是一样的人—等而下之;就像有那样的时代,黑人被认为没有灵魂而不成其为人,蓄奴因此也合乎道理了。纳粹国家灌输的法律和意识形态如此长效而顽固地左右社会大众的思想和情感,不能不令人沮丧。

 

死而不僵的白种雅利安人神话

 

战后至今大多德国人不疑自己是雅利安人,—我相信、我认为、我有证书……有文献上说到佛祖释迦摩尼为雅利安人—黄种雅利安人,不是雅利安人的黄种人以为自己长了知识—原来不止有雅利安人不止白种人,白种雅利安人似乎是不言而喻的。

英文Aryan/雅利安一词对应梵文ārya和古波斯语ariya,今日的古典语言学和人类学研究指出,雅利安指古伊朗东部和印度北部使用雅利安语和使用雅利安语之人。十九、二十世纪间欧洲蓬勃出现许多对印欧雅利安人种的大胆断言。德国人施莱格Friedrich Schlegel称,早在印伊语系之前印欧人就已以雅利安一词自称,意为“光荣的种族”,梵文ārya一词有“高贵”之意。1850年代又有法国人戈宾诺(Arthur de Gobineau)《论人类种族差异》(Essay on the Inequality of the Human Races)一书提出,印欧史前文化的北欧纯种雅利安人为统治种族。1886奥地利人潘卡( Karl Penka )的《雅利安人的起源欧洲民族的历史人类学新论》(Die Herkunft der Arier. Neue Beiträge zur historischen Anthropologie der europäischen Völker)更言之凿凿雅利安人源起斯堪的纳维亚有北欧人的金发碧眼。然而这些仅止于大胆推测甚至是伪科学和种族主义的意识形态至今尚未发现确证有印欧雅利安人存在。

纳粹战败转眼七十年了,世上还有多少人把纳粹的雅利安人种神话信以为真。什么时候人们才能从戈培尔谎言重复千遍即成真理的符咒解脱出来呢,—不只是纳粹的“神话”,还有普廷的谎言和中国共产党的痴人说梦?

 威胁世界和人类的危险不仅是现实的而且是潜在的,不仅是外在而且是内心的,—那些俘获心智的愚昧、疯狂和野蛮的意识形态。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