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还学文]首页 

还学文
博客分类  >  其它
还学文  >  未分类
和平革命二十五年後 ——“戈爾巴喬夫是隻豬”

57555

原載《爭鳴》201412月號從德國看歐洲——和平革命二十五年后 

 

 

一樣慶典,兩樣風格

 

今年柏林牆倒塌二十五周年。二十周年大慶的勝景歷歷在目。

那一年波蘭團結工會領袖前總統瓦文薩推動第一塊高二點五米重二十公斤以上的彩繪藝術板塊,動一千塊藝術板塊鏈的多米諾骨牌效應,象徵一九八九年東歐共黨集團崩潰的連鎖反應,慶祝活動進入高潮。二十年慶典賓客如雲,知名人物像瓦文薩和戈爾巴喬夫,國際政要如美國國務卿克林頓夫人、俄國總統梅德韋傑夫、英國首相布勞恩、法國總統薩科齊;光臨的貴賓登台講話,未出席的美國總統奧巴馬也視頻致詞。二十周年的慶典更似一個國際性的國事活動,宣示它歷史與政治的象徵。

   二十五周年的慶祝則展示出另外一面,並非輝煌的慶典而是民眾的歡慶,不是國際的盛事而是德國的節日,取代政治正確的僵硬是政治上的自信與從容。

 

25周年——德國的節日、民眾的節日

 

  二十五周年大慶上只有三位國際政治名人蒞臨:波蘭的瓦文薩、俄國的戈爾巴喬夫和匈牙利八九年的總統梅特(Miklos Nemeth)。波蘭是東歐歷史轉變的火車頭,八九年匈牙利首開邊界放行東德人離開,戈爾巴喬夫甚至被尊為兩德統一之父。二十五周年大慶是德國的節日,邀請他們與會以表德國政府與民眾對他們由衷的感激之情。 

  二十五周年大慶是民眾的節日,回憶和紀念他們個體的生命經歷,並非空洞的政治符號。九月三十日年事已高的前西德外長根舍回到布拉格德國使館,二十五年前他在這裡宣佈四千名東德逃亡者可以成行前往西德。當年逃亡者代表舊地重遊與根舍相見,人們沉浸於二十五年來未曾淡忘的激情,面謝當年為他們奔波的老人,感懷那個改變他們人生的時刻。 

  二十五年變化巨大,九十年代東德人大量移居西德,二○一三年回流與東移的人數首次超過了相反的方向,東德城市如德累斯頓、萊比錫在市政建設上甚至領先西德。歡慶之際務實的默克爾總理不諱言日常政治的問題:德國失業率首次降到二十一年以來最低的百分之六點九,但東部地區還是高於西部,要做的事情還很多。對二十五年前的和平革命,物理學家出身的政治家默克爾另有一番體味:當我們不再墨守成規而畏葸不前、當我們發現並踏上新的路徑,我們發現自己做得更好,更接近我們的目標,二十五年前如同今日,社會改革一如科學研究一如個人生涯。

 

25年後──左翼黨要執政

 

  十一月七日德國聯邦議會例會紀念柏林牆倒二十五周年,例外地請來一九七六年被吊銷護照的東德異議歌手比爾曼(Wolf Biermann)演唱。比爾曼猛烈抨擊東德共黨後繼左翼黨:你們既不左、也不右,你們是反動派,是危險的!被驅逐的東德異議作家福克斯(Jürgen Fuchs),一九九九年四十九英年早逝於白血病,疑為獄中被伽馬射線輻射,面對東德共黨後繼者安坐於民主殿堂,比爾曼的憤怒不難理解。 

  比爾曼的火爆出場事出有因。共黨體制台二十五年後,東德共黨後繼左翼黨將首次出任州長執政東部大州圖林根!八九年東德共台後它的後繼民主社會黨(PDS)成立,二○○七年與西部選團「勞動與正義」合併成為全德政黨,改稱左翼黨。初期黨員以前共黨幹部為主,前朝色彩濃厚,整個九十年代政治上毫無機會。進入本世紀左翼黨開始在東部地區州一級進入聯合執政,例如柏林市還有北部大州梅克倫堡──前波莫從世紀之交至今一直是紅紅(社民黨與左翼黨)聯合執政。聯邦一級,傳統的民主政黨依然一致拒與左翼黨聯合。這一次,圖林根的社民黨與綠黨提出政治通牒:要聯合,左翼黨必須公開聲明東德是非法國家(Unrechtsstaat)。這個政治挑戰不是對早已解體的東德開棺鞭屍,而是要左翼黨明確地與東德共黨國家切割清楚,如果它要執政,就必須接受民主政治的約束。鑒於烏克蘭危機,歐洲面臨後共黨回潮的威脅,默克爾和高克借各種場合反覆重申「東德是非法政權」。

 

25年後──老大哥威脅再現

 

  二十五年來東歐各國的政府在連續的變動中,從保守的基督教民主政黨、社會民主黨,到共黨變身的左翼政黨輪流執政;沒有翻船、沒有逆轉,民主制度在成長、健全和穩固。二十五年擺了蘇聯老大哥的控制,東歐國家自由而獨立地發展;波蘭如此、捷克如此、匈牙利如此,波羅的海三國也如此……。 

  例外的是俄國,尤其是普京的俄國,它大開車臣戰爭,把自由和民主關進監獄。和平革命二十五年頭上,俄國兵不刃血地吞併了克里米亞,又插手動亂了主權國家烏克蘭。誰會想到,柏林牆倒塌二十五年、歐洲分裂與冷戰結束之後還會發生所謂「烏克蘭危機」這種事情?老大哥的威脅重現,不僅對烏克蘭,而且對前華沙條約成員國如波蘭、捷克,對前蘇聯的加盟共和國如波羅的海三國及其他……。自由、民主、獨立與和平,此刻,在民主回歸與冷戰結束四分之一個世紀的歐洲,又一度不再理所當然。 

  在「自由之旅」國事訪問的終點布拉格的群眾集會上,當年不順服掌權者的東德異議牧師、今天的德國總統高克呼籲人們重溫二十五年前和平革命為之奮鬥的那些價,自由必須持續不斷地捍衛。

 

25年後──戈爾巴喬夫變臉

 

  比爾曼的「反動派」不止普京,如同當年,瘋狂的不只是希特勒個人。 

  柏林牆倒二十五周年,德國邀請兩德統一的功臣、前蘇聯黨和國家領導人戈爾巴喬夫同慶。戈爾巴喬夫當面指責西方違背了據説與蘇聯互不侵犯勢力範圍的協議,損害了俄國的利益,把世界拖入新的冷戰。對美國,戈爾巴喬夫直稱它是「世界的瘟疫」,「我相信烏克蘭問題只是美國干涉他國事務的一個藉口」。對普京,戈爾巴喬夫讚揚他「比任何其他人都更能維護俄國的利益」,表示「我堅決捍衛俄國和他的總統普京」;儘管他的政治不乏可批評之處,「但是我不想這樣做,我也不願意別人這樣做」,一夜之間成爲普京心甘情願的馬前卒。誰會想到二十五年前那個呼籲民主與開放的蘇聯共黨改革派戈爾巴喬夫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 

  十五年前伯爾尼紀念「六四」的活動上談到十年前東歐的變化,中國人與會者驚異並讚揚那位異類的蘇聯共黨頭目,力主民主、開放與和平的戈爾巴喬夫。在場的瑞士朋友大企業家羅森格(Losinger)不以為然,直言「戈爾巴喬夫是王八蛋」(Gorbatschow ist ein Schwein,德語罵人:戈爾巴喬夫是隻豬)。不想十五年後,人們直接經歷了他的話應驗成真。

   歐洲又面臨一個十字路口。自由的獲得不是一勞永逸,要一次再一次地爭取、一次又一次地捍衛。歐洲坐視了俄國的車臣戰爭,於是就有了克里米亞的吞併和頓涅茨克的戰亂,就有了國際民航飛機悍然無故地被俄國地對空導彈擊落。還能繼續綏靖麼?戈爾巴喬夫都已轉換陣線了。

 

德國的回答

 

  上個世紀德國經歷了兩次積極的歷史轉變:一九四五年二戰失敗──德國「從納粹政權敵視人類的暴政下解放」;一九八九年兩德統一──一個民主歐洲政治與經濟重鎮的德國形成。 

對俄國,德國總理默克爾堅持對話,但首先直言不諱,俄國「侵犯烏克蘭的領土完整和國家主權,……從根本上挑戰歐洲的和平秩序」。她態度強硬、明確,「歐盟不會在莫斯科面前退縮。……先問莫斯科是不是可以,四十年已經了」。對於俄國踐踏國際法的行為,默克爾的立場不容誤解:「對於我們,鄰國是夥伴不是勢力範圍,我們承認法的權威而不是強者的法則」。「昨日勢力範圍的法則、今日對國際法的踐踏都不容得逞,無論道路多麼漫長、艱難和曲折」,在紀念柏林牆倒下二十五周年的集會上、在澳洲的G20國際會議上、出訪鄰國波蘭之際……,默克爾向所有的夥伴表明德國的立場,「烏克蘭危機關係到我們所有人」。默克爾強硬明朗的態度發生了效果,普京提前離開了G20,普京主動約見德國外長施泰因邁爾密談。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9/14/15 03:42:45 AM
有组织人造冤假错案,进行秘密精神控制人体实验!退伍军人安徽潜山县王焰被政府政治化精神病2007至今,更多真相请求点击中国脑控(精神控制)实验八年受害者安徽潜山且县王焰博客——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或网盘视频——https://1drv.ms/1l8aSH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