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还学文]首页 

还学文
博客分类  >  其它
还学文  >  未分类
克里米亚危机

50742

在福山“历史终结”的预告四分之一个世纪之后,普亭强横地把西方逼到历史继续的路口……】

 

如果政府首脑日益成为毫无节制的腐败与专制的寡头,那么在一个初具民主构架的国家,公民走上大街抗议示威通过议会外民主逼退专制寡头,就不足为怪。这就是今日基辅自由广场上发生的事情,不是群族对立、不是内战、不是危言耸听的政变。

三个月的争取、三个月的努力、三个月的坚持,经过决定性的僵持、对峙和较量,腐败专制的寡头亚努科维奇妥协了、退让了、放弃了,逃跑了;这不是每一天都会发生的事情。继十年前的橙色革命,经今日的二次革命,乌克兰的民主化又向前推进了一步。全世界都注视着乌克兰。

 

俄国人出兵了

 

2014冬奥的火炬在索契熄灭,突然,俄国陈兵克里米亚,封锁了克里米亚的海空,仅在乌克兰政治变化后几天之内。欧盟没有准备、北约没有准备、美国也没有准备,似乎忘掉了俄国、忘掉了普亭,恍惚了俄国的政治,恍惚了乌克兰的地理位置……

先是没有番号的大兵包围了乌克兰的军营,再是没有番号坦克和军车在克里米亚的街上滚动,俄国人佯作不知,说是当地俄罗斯人自卫。国际社会错愕,却无言以对。

欧美定下神来也只有招架之功,开始匆匆奔走于呼吁、警告、调停之间,至今成效无收。普亭不为所动,继续我行我素。假新闻发布会之名普亭自己搭台亮相,说是乌克兰发生了政变,颠覆了合法政府、逼走了民选总统,俄国没有合法的对话伙伴;说乌克兰的事态威胁了那里俄罗斯人的生命安全,俄国保护俄国人理所当然。

俄国的宣传机器开足了马力,声称新纳粹控制了乌克兰、发动了政变,对乌克兰的俄罗斯人下手。莫斯科数万人“自发”示威游行、支持政府收回克里米亚;反对的声音自然有,政府自然把他们收押起来。以至自由世界的俄国人也信普亭以为真,支持普亭外出保护俄罗斯人收回赫鲁晓夫送给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全没有乌克兰之为主权国家不容侵犯的概念。克里米亚不仅有拥护俄国的俄罗斯人武装民兵,也有反对出兵的俄罗斯住民,他们联名致信普亭:我们不要到别国维护自己的利益,也没有请您进犯乌克兰的领土,请您撤兵;目标20万签名,目前已逾14万。

 

西方的无力

 

面对普亭的强横,欧洲第一时间是表现克制,呼吁普亭与乌克兰和西方的对话、要求乌克兰确保俄罗斯住民的权益,似乎普亭出兵的借口已是既成事实。他们唯恐激怒普亭、唯恐激化冲突,以为他们的克制和公允能够安抚普亭。二战之后西欧和平七十年、曾地处冷战前沿的德国七十年代已降一直奉行缓和政策。今天面对俄国的挑衅,为自身利益—油、气、生意与和平—计,欧洲首要的考虑是避免和化解冲突。只有德国总理铁娘子默克尔直言普亭,俄国出兵克里米亚违反国际法,是不能接受的;但是她也一清二楚地排除了军事介入的可能。

欧盟外长齐集巴黎希望与俄国对话,但是俄国外长不跟他们谈。普亭不点头,欧盟就什么也做不成;可是普亭点了头,欧盟又能达到什么?欧盟建议在欧安会之下设立一个实况调查小组,普亭点头了,可是克里米亚的俄军照样阻挡不误。

美国人先行对俄制裁并加强了在波罗的海三国立陶宛、拉托维亚和爱沙尼亚以及波兰的军力布置,俄国回应以反制裁,持续在乌克兰边境大开军事演习。欧洲人于是不满美国人“冲突升级”,警告美国人不要恃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而欧洲,面对普亭不为所动的强横依旧契而不舍地追求缓和、自欺欺人地忙碌着不闻回应的外交解决。德国的左翼党出面谴责是北约东进威胁了俄国,才惹出祸来,仿佛乌克兰不是主权国家、仿佛还是老大哥时代,俨然“兄弟党”表态;可以想象,若普亭一再得手,这些民主体制中的后共产党明天还会走多远。

克里米亚公投木已成舟,317日欧盟终于祭出有限制裁—对克里米亚和俄国21人冻结账户限制入境,姿态而已。可是克里米亚公投莫斯科出资,150万欧元之巨。

“秀才遇上兵,有理讲不清”,正是眼下西方的困境。制裁无力是显然的,守规矩讲道理不以武力威胁更难有所作为;普亭就是不守规矩不讲道理,他看准了西方的软肋,并非冒失。

 

普亭有备而来

 

从基辅去年十一月的二次革命以来,普亭伺机已久;克里米亚炫武,普亭有备而来。冬奥期间他静待亚努科维奇败逃,把它翻作武力威胁的良机。以乌克兰“政变”为借口,打着保护俄罗斯人的旗号普亭高调陈兵克里米亚。以“颠覆合法政府”之名,普亭拒不于乌克兰过渡政府话,—乌克兰他不在眼里,那是向国际社会示威的。普亭抓住了乌克兰这个更加软弱无力的时刻,不必说它无力作出反抗,过渡政府的状态甚至大大限制和削弱了它寻求支持的地位。

即陈兵,普亭步步为营。第一招是克里米亚公投,公投定在316日,尽管公投没有合法性,但现实上谁能制止公投?克里米亚俄罗斯住民65%,普亭算准结果。为取回克里米亚普亭布置了两步棋:俄国宣布公投结果揭晓一周之内321日议会立法接受克里米亚并入俄国,当然不单为克里米亚,而是为一切有俄罗斯人与俄国利益相关的地方、所有那些二十年前从苏联分出去的有俄罗斯人和俄国利益的地方。而后莫斯科又放出支持克里米亚独立的风声,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总统311日立刻回应宣布议会决议批准独立。这是俄国面对可能强硬的国际反应有备无患的又一招,普亭已经四处宣称:公投是乌克兰的内政与俄国无关,把西方干涉邻国、违背国际法的种种指责脱了个干净。

普亭直言不讳:苏联的解体是二十世纪最大的灾难。克里米亚不会是结束而是开始,开始俄国把周边一切独立小国演变为有限主权国家。

 

怎么办?

 

克里米亚危机的发展,令人不禁想到七十多年前欧洲历史上的一幕。当年英美和希特勒媾和慕尼黑协议不干涉他吞并以德裔住民为主的捷克苏台德地区,以为能够满足纳粹德国生存空间的“需要”而换取欧洲和平,结果事与愿违。今天,西方不“干涉”俄国吞并克里米亚,冀望满足普亭换取自己不受损害的利益与和平。可是普亭会停止吗?西方能够一直自保无恙吗?……

316日克里米亚公投结果96%以上支持合并俄国,西方继续又一轮劳而无功的外交走马灯。

318日中午12时,普亭发表议会讲话接受克里米亚并入俄国,向世界宣示:

克里米亚回归顺应民意,对俄国、对所有的俄罗斯人是历史性时刻,

克里米亚和平公投回俄国,西方有何不安?俄国无一兵一卒越过边界,克里米亚回归兵不刃血,普亭感谢两万两千乌克兰驻军没有血洗克里米亚,

西方必须尊重俄国作为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有正当权利捍卫它的民族利益,普亭警告:83%的公民支持政府必要是无力捍卫俄罗斯民族的利益,

俄国愿与乌克兰友好睦邻,但不会与民族主义、反犹的、法西斯和非法的现政府对话,

普亭提醒德国政府和人民不要忘记,是俄国支持了他们的统一,他们为什么不支持俄罗斯人的统一,

普亭警告国内那些叛逆分子,煽动不满、挑起争端、危害国家稳定是不负责任的,

……

眼前克格勃“真男儿”和他面前黑压压一片乖乖的杜马议员,与七十年前纽伦堡帝国纳粹“和平”党代表大会的场面惊人地相似。独裁、意识形态煽动、追随的万千大众,不能不令人忧虑。

    在福山“历史终结”的预告四分之一个世纪之后,普亭强横地把西方逼到历史继续的路口……

 

二〇一四年四月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