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还学文]首页 

还学文
博客分类  >  其它
还学文  >  未分类
慕尼黑公投反申奧 —民生爲要,奧運次之

50712

當國際奧委會揭曉某國申奧成功時,舉國的大衆從電視機前涌上街頭狂歡,一時間官民同慶“我們”的勝利、歡呼“我們”的夢想成真。無論是中國是俄國還是日本申奧成功,北京、莫斯科、東京歡慶的街景都是相似的。體育是大衆的娛樂,在申奧成功中感覺一分民族的驕傲、國家的榮耀也是題中之意。

奧運是體育盛事,也是黃金商機:巨致體育館場、公共設施、道路交通的建設,細到旅遊餐飲、吉祥物紀念品的零售 ……申辦奧運,似乎人人都會是贏家。奧運還是惱人的政治,2008北京奧運中國人感觸尤深:從安全檢查的強制措施到對個人行爲的干涉,從政治宣傳到新聞言論的管制。胡政府辦過夏奧2008,如今習政府又要申辦冬奧2022

在政府申奧大衆歡呼的场景轉換中,2013年,事情開始起變化。

 

德國與奧運—在戰爭、獨裁和民主之間

 

當代國際奧林匹克運動會始于1896年,到2012年是第三十屆。如果說奧運與國運相連,那麽德國與奧運相遇總不得其時。1936夏季和冬季奧運同年在德國舉行,回首歷史,當年納粹德國的不可一世不再是榮耀。德國還有過被奧林匹克運動會排除在外的經歷,19201924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1948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

政治民主與經濟起飛的德國迎來了與國際奧林匹克運動會的再度相逢,那是1972年慕尼黑的第二十屆夏季奧運會,卻不幸又被歷史的陰影追趕上來。1972911日淩晨巴勒斯坦“黑色九月”八名恐怖分子潛入奧運村以色列運動員住所,劫持11名以色列運動員爲人質,要求交換釋放以色列獄中關押的232名巴勒斯坦囚犯。德國特種部隊救援失败,色列運動員全部身亡。2012年劫持事件四十周年之際,爆出當年德國憲法保衛委員會和警方掌握納粹介入的資料,以色列遇難運動員遺屬要求德國給予完整的説明。

德國經歷了三個共和國:魏瑪共和國從一戰結束始以希特勒上臺終;第二共和國是東西分裂,從二戰結束到柏林墻倒塌;1990年開始了統一的第三共和國,德國理當有機會舉辦一屆奧林匹克的體育盛會,慶祝統一的民主德國再生,慶祝告別獨裁與冷戰。

 

2013,慕尼黑公投反申奧

 

20127月,冬季奧運2018申奧結果揭曉,慕尼黑以25:63意外地輸給南韓平昌。德國決定再接再厲,申辦奧林匹克冬季運動會2022,而20221972年德國慕尼黑夏季奧運五十周年,一個有紀念意義的年份。申奧登記20131114日截止,1110日公投結果一錘定音,要預定冬奧四個賽區全部絕對多數反對才能否決申奧,這不是一道好過的門檻。九月份德國人托馬斯·巴赫(Thomas Bach)剛好當選國際奧委會主席,政府和國家奧委會信心滿滿。

投票結果大出意料、尤其出乎組織申奧的政府和國家奧委會的意料:一個明白乾脆的“不”,全部四個賽區以平均超過54%的絕對多數4:0否決了申奧。到2013年初公投獲准要求的35000簽名徵集還不及半,政府和國家奧委會當初滿以爲公投做不成;等到徵集簽名達標,政府轉而積極推動公投支持申奧,甚至利用地鐵站臺和車輛廣播宣傳,被批評侵犯了商業中立原則。

公投揭曉,政府雖然遺憾卻風波不興地接受了公投的結果,這就是有序的民主運作。下一次若是政府做得令人滿意,就可能贏得民意扳囘一城。民主是一種更和平更有效更少社會成本的政治機制。

 

Nolympia”— 民生先於奧運

 

申奧反對者在“Olympia”前加了一個NNo,自稱“Nolympia”。“Nolympia2013,慕尼黑不是第一個,卻是反得最清楚、最強勁、影響最大的一個。

早在三月份一個格勞賓登州(Graubünden)公投的結果否決了瑞士冬運勝地聖莫裏茨(St Moritz)地區的申奧2022,德國申奧官方在一旁樂見少了一個競爭者。六月份開始示威浪潮席捲巴西, 這個2014年足球世界盃和2016年奧運會主辦國,示威一再波及上百個城市和上百萬人口。人們要求政府迅速有效地改善教育和醫療現狀、人們抗議对世界盃和奥运会的大規模投資已引起物價上漲。巴西人熱愛足球、熱愛體育,但是不能忍受它們喧賓奪主奪民生之利。巴西人抗議公交車票大幅度漲價,對於依賴公共交通的學生和家庭,這當然不是小事。掩藏於奧運光環之下它對民生的侵入性傷害顯露出來,巴西人大規模的抗議行動迫使政府不能繼續聽任籌奧擠壓社會民生而不顧。巴西人的抗議聲浪是在籌奧之後而起,是一種“后Nolympia”。

與巴西不同,德國人的“Nolympia”是在先的,防他們要避免的消極效益於未然,是一種“先Nolympia”。慕尼黑“Nolympia”反對政府籌奧再增財政赤字,冬奧2022預算就已三十三億歐元,實際支出還難以預料。政府項目支出暴漲的實例足矣令人休克:延期施工中的漢堡歌劇院,2004年開工時預算一億一千四百萬歐元,到2012年調整到五億七千五百萬,飆漲四倍。柏林機場,2008年動工預算24億歐元,目前已上漲到51億,竣工期還在無限推延中。公民們也不輕信政府奧運刺激經濟增長的幻象,他們就是不要奧運連帶房租再向上飆漲,慕尼黑的房租已經令人難以承受了。單是申奧就要花費兩千九百萬,爲什麽不用於公共福利,爲民紓困解難呢?

Nolympia”傳達著一個明確而強勁的民意:不是民生爲奧運讓路,而是不讓奧運奪民生之路。奧運遭遇民生,國家至上的觀念在消解。

對奧運對民生中國人不是沒有自己的訴求,不同的祇是,沒有制度給他們表達的權力,政府可以不顧甚至踐踏他們的意志。不幸,從2008年北京奧運到2013年申奧2022冬運,從胡錦濤政府到習近平時代,並沒有變化。

 

直接民主制衡權力政治

 

1110日的公投還直指現行的奧運國際政治—奧委會、國家政府和大企業之間的運作,慕尼黑反申奧運動發言人哈特曼(Ludwig Hartmann)發言表示,明確地反對IOC(國際奧委會)的不透明,反對IOC與舉辦方的“捆綁”合約。

爲什麽說與IOC的合約是“捆綁”呢?原來這個合約確立IOC決定一切的權:決定誰來辦奧運、怎麽辦,決定利益的獲得與分配;規定舉辦方的責:要承擔一切組織的責任,支付一切組織的費用;如此説來,奧運是IOC無本而利的生意。對於IOC、申辦國政府加上財團的這種機構間的運作,祇有一個目標—成就奧運。非組織的納稅人及其權利完全被排除在外,儘管他們承擔著奧運的全部費用,儘管他們意願與利益并不總是和IOC、和選出的政府一致。

Nolympia”反對的正是這種IOC政治,這一次他們至少實現了多數奧運“主人”的意志,避免了他們的訴求和利益消失于奧運名義之下。如果注意到近來不時傳出的IOC等國際體育組織受賄並且對此尚乏有效監督的醜聞,“Nolympia”的意義不言自明,儘管還祇是一個開始。

當政府的意志與選民的意願衝突而選民不能聽任政府擅自決定,那麽直接民主就成爲代議民主必不可少的補充。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