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还学文]首页 

还学文
博客分类  >  其它
还学文  >  未分类
歐債危機與極右翼幽靈

50644
    九月的一天,聽到新聞播報希臘極右翼政黨金色晨曦黨議員被警方拘捕,才恍然意識到歐債危機引發的現實社會效應。2008年世界性金融危機以來,極右翼確實未能掀起災難性的社會風浪,以致忘卻了一直在旁伺機窺視的這股社會勢力。

 

新納粹的新策略

 

雖然反猶仍然是新納粹的基本特徵之一,極右翼種族主義意識形態的核心今天卻又披新的外衣,他們不僅反猶而且從根本上排外,排斥主人種族之外的一切非我族類,外來的難民、移民、生活在同一國家的少數群族—定居的猶太人、土耳其人、阿拉伯人,……。“德國是德國人的”,“俄國是俄國人的”,這個高度概括的極右翼口號在民主的德國和后共產主義的俄國竟無二致。在景氣低迷、失業率居高不下的情況下,這樣的仇外口號,還有外國人搶奪工作位置、難民福利濫用稅收的宣傳,尤其具有煽動力。極右翼主張主人種族的優先權,必然抵制多元文化;伊斯蘭極端恐怖主義當前,反穆斯林以及歐洲伊斯蘭化威脅的蠱惑更能吸引廣泛的社會贊同,在穆斯林移民衆多的德國、法國、荷蘭無不如此。德國科隆市土耳其居民計劃建立一座中心清真寺,於是就出現一個右翼公民運動“保衛科隆”出來阻撓,的確獲得不少支持。

新右翼正在改變他們的策略,主動面向公衆,避免極右翼用語,以化解敵意、改善形象、爭取同情。例如,他們迴避公开反猶而抨擊引發金融危機的銀行資本的猶太人金融巨頭,在宣傳中選擇灰色的語言地帶避免極端種族主義的、暴力的、納粹的用語,逃避可能招致的法律制裁。

“合法”的極右翼,這是民主制度和法制國家面對的極右翼的另一種形式的挑戰。

 

極右翼進入民主制度

 

九十年代已降,西歐許多國家,極右翼黨進入議會、進入政府。進入民主政治,這是極右翼今年來的又一發展。

極右翼的法蘭西民族陣綫(Front national,縮寫FN1997年在第一輪議會選舉中得票14.9%成爲第三大黨, 2012年議會大選,維持第三大黨地位,再度進入議會。在時間上平行的總統選舉中,2002年民族陣綫候選人勒龐(Jean-Marie Le Pen)居然以16.86%對希拉克19.88%進入第二輪,令當時歐洲社會非常震動,他第二輪敗選,大家松了一口氣。至今右翼民族陣綫一直未得進入政府,或多少得力于法國的兩輪選舉制。

荷蘭的情況就有些嚴重了。2006年,議員威尔德斯(Geert Wilders)在反歐盟 現法條約公投成功之際退出所屬的保守黨(VVD),成立了極右翼自由黨(PVV)。2010年議會選舉它得票15.5%成爲第三大黨,協議容忍自由民主黨和基督教民主黨的少數政府,在政府外影響政府政策。

奧地利的情況就更進一步。戰後大部分時間奧地利是聯合政府,並且基本上是社會民主黨與保守的人民黨(ÖVP)聯合。2000社會民主黨得票33.15%,結果卻是保守的人民黨和跟它得票一樣26.91%的極右翼自由黨(FPÖ)聯合。這個聯合政府當即遭到國際抵制,以色列召回了大使,欧盟十四國把對奧外交關係降到最低點,持續八個月之後才經歐洲法院宣判解除。

歐洲議會一級情況稍微不同。1979年到2009年六次歐洲議會直選各國極右翼黨議員席位最多未過8%20095.2%,爲近年來最高。因爲沒能形成議會黨團,極右翼還沒能對歐盟政治發生實質性影響。

有意見認爲,把極右翼納入民主政體利於制約、限制和消弱他們,前提當然是極右翼必須弱小。但是,社會環境是會變化的、選票是會浮動的,極右翼也可能反過來利用甚至操縱民主制,像當年德國的納粹。1928年納粹在國會選舉中祇得票2.6%1930年就上升到18.3%1933年納粹以43.9%的相對多數宣佈作廢德國共產黨的選票(12.9%),然後挾持中央黨(Zentrumspartei11.3%)形成絕對多數取得政權,禁止和解散了所有其他政黨,實現了納粹一黨獨裁。

極右翼黨進入議會,利歟弊歈?

由於新納粹十連環謀殺案,德國各州内政部長聯席會議、州長聯席會議和聯邦參議院向 現法法院提出申請禁止國家黨(NPD),但是聯邦政府不支持申請禁令,認爲禁了極右翼並不等於清除了極右翼,非法狀態的極右翼更難以控制。

 

希臘極右翼的晨曦一時間消散于雅典民主的陽光

 

91734歲的著名流行歌手帕夫洛斯·费萨斯(Pavlos Fyssa)在雅典的咖啡館外被一夥暴徒襲擊毆打致死。费萨斯不僅以他的歌唱知名,他還是活躍的反法西斯藝術家。警方逮捕了嫌犯,確認爲金色晨曦黨(Chrysi Avgi)的極右翼分子。金色晨曦黨六名議員被撤銷豁免權,最高法院就謀殺案對他们提出公訴,該黨主席尼科斯·麥柯羅里阿克斯(Nikos Michaloliakos)因涉嫌組建犯罪組織被逮捕關押。事發之後,社會大爲震驚,民調顯示78%的希臘民衆支持政府對新納粹黨的斷然措施。

這個黨成立于1984年,多年來幾無聲息;利用希腊的國債危机,2012年活躍起來:公開否認納粹對猶太人的種族滅絕、暴力毆打外國人、對難民營縱火、挑動暴力仇外事端、當衆毆打議員、恐嚇披露他們的記者……同時,他們又在多處公共場合設立粥棚救濟貧困的希腊人、籌備專爲希腊人提供就業的機構、號召與勞工階級團結一致、鼓吹“希臘是希臘人的希臘”。

2012年選舉,金色晨曦作爲第三大黨進入議會。左翼名歌手帕夫洛斯·费萨斯被毆打致死事件發生,該黨民調驟降,72%的民衆認爲極端右翼勢力對希臘民主已經構成嚴重威脅,議會凍結了他們的政黨經費。

面臨嚴峻的經濟和社會危機,希臘的政府和民衆明確地拒絕了極右翼、那種可能顛覆國家和社會的政治動蕩。

 

歷史在變化中—類似的危機不一樣的結果

 

上個世紀三十年代,纳粹利用世界性經濟危機引發的社會災難在德國攫取了國家政权。八十年后,2008年发端于華爾街的金融危機在許多方面堪與上個世紀三十年代的經濟危機相比。19191929號稱黃金二十年代的十年間,美國消費品貸款從1億美圓上升到70億美圓,支持了其間消費品生產的增長,對經濟增長與危機發生的影響規模絕不比今日美國三無貸款購屋造就房屋市場泡沫遜色。但是和當年黑色星期四(19291024日)紐約股市崩潰不同的,是2008年金融危機后的政府干预,各國政府與國際組織共同救市確保金融體制运行。

因爲不同的對策,因此有了不一樣的結果?也許。至少至今沒有出現災難性的社會政治動蕩—類似三十年代德國納粹的崛起,便是歐洲大地上的右翼復燃,也面對政府與民衆的強烈抑制。歐盟—不祇是經濟的合作、政治的協調,而是歐洲國家之間國家之上一級的準憲政權力結構—,爲歐洲民族國家的社會、經濟、政治都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國際平臺,例如例如救債,例如就業,統一的歐洲爲失業者提供了遠爲廣泛的機遇,使之不必困於民族國家的界限之内。

與周邊國家情況不同,在德國極右翼党始沒未能進入联邦一级议会。七十年代到上世纪末的三十年间极右翼国家党(NPD)大選得票僅0.2~0.6%,最近十年三次选举得票率在1.5%左右。但這並不意味著極右翼在德國消弭,極右翼的漲落與影響要看它的活動。金融危機的2008年德國右翼刑事犯罪案件爲近十年來最高,2010年爲十年來最低,下降了20%。這一年國慶日的議會演講中,總統伍爾夫(Christian Wulff)呼籲人們不能聽任排外的偏見與謊言以及歧視不作爲,警告公民不可挑動對外國人的事端,他對全德國的人說“伊斯蘭是德國的一部分”。明確、直接、尖銳地針對種族主義排外和倡導多元文化,這種國家政治導向對社會的影響舉足輕重。

極右翼國家黨又在叫囂動員全民拒絕難民。極右翼,對民主制,始終是現實的威脅。

 

 

二〇一三年十一月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5/02/14 07:45:32 AM
既然不能拒绝相处,就要接受相处,并遵守公平的相处之道。楼下所谈一样可移回七十年前的纳粹德国,但反犹并不因此而有道理、可理解‘此其一。不少华人甚至盛赞基督教化,那么也当平心而论伊斯兰化。况且即使在穆斯林居民许多的德、法、荷等地,”化“也远谈不上。
游客
   04/22/14 01:23:56 PM
总是片面谴责极右势力也不完全正确。为什么欧洲极右势力总是死灰复燃?其中的原因恐怕与外国移民有直接的关系。 欧洲国家安置了很多欧洲移民(还不算难民),确确实实;外国移民侵占了本国人的资源与空间。 挪威那个极右分子枪杀很多人,就是担心挪威的文化被外来的移民腐蚀。到现在为止,欧洲各国确实有点伊斯兰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