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还学文]首页 

还学文
博客分类  >  其它
还学文  >  未分类
默克爾夫人的新政府 —民主現實政治運作觀察

50643

    進入12月,聖誕節一天天臨近,德國新政府依然姍姍來遲;直到20131217日—大選結束後第86天,聯邦德國第十八屆政府才宣誓就職,黑紅大聯合政府。這一屆德國聯邦政府的產生簡直是一連串出其不意的集合:黑紅聯合不在意中,社民黨鹹魚翻身始料未及,内閣席次分配前所未見。

 

出人意料的大聯合

—民意,現實民主政治運作的杠杆

 

大選默克爾的基督教聯盟雖大勝可還不過半數,非聯合不能執政。結果竟是與社會民主黨聯合,卻出人意料。兩家形成80%的議會多數,謂之大聯合(Große Koalition);縮寫“GroKo”入選德國2013年年度詞第一名,為的是它那咄咄逼人的80%的大多數。

2005年默克爾大選初勝,她的基督教联盟226席,祇有跟社民黨聯合才過半數,默克爾別無選擇。這一次今非昔比,基督教聯盟311席,默克爾勝得遊刃有餘,有選擇的空間。大選結束綠黨即表明聯合的意願,而且懸殊的議席比例311:64也利於穩定而不易摩擦和破裂的合作,媒體也在一旁推波助瀾;然而雙方的接觸還在初級階段就悄無聲息地無疾而終。另一方面社民黨敗得狼狽不堪,甚至把失敗的原因歸罪到八年前和默克爾的聯合執政,他們斷然表示:絕不再上賊船,聯合免談。然而兩個政治對手接觸了、靠攏了,談出一個聯合政府。出人意料,也令人費解:默克爾爲什麽要和難纏的政治對手聯合,社民黨的立場怎麽會幡然改變?

大選結束不久民調就不斷并持續顯示,有65%以上的受訪者樂見基督教聯盟和社會民主黨的黑紅大聯合,幾乎是兩黨選民的總和。選民賞默克爾務實的風格、信任她的領導能力,但不滿意基督教聯盟在電價飆漲、低工資和老年貧困這些迫切的民生議題上的社會政策。例如德國雇員族中1/4屬低工資階層,其中又有1/5工資在一小時8.5歐元以下,爲西歐國家之最;選民不接受基督教聯盟所謂工資屬於企業自主權的推諉,支持社民黨法定最低工資每小時8.5歐元的訴求。社會政策是基督教聯盟的軟肋,而民意絕不能置之不顧;社民黨及其競選綱領爲默克爾提供了必要而理想的選擇。不同政治之間的制衡對選民而言總比一黨獨大強,無論那一黨的政策可能怎麽好。

似乎有悖權力博弈常理的大聯合,清楚地表明民意在民主政治運作中不可予奪的位置:民意,不僅是政治權力的合法性基礎還是制衡現實政治的杠杆,不僅是民主政治的起點而且是它的目標與歸宿,政治博弈不是不受民意牽制的權力遊戲。

 

社民黨峰回路轉,出乎意料

—迂迴大聯合,社民黨重回執政

 

如果不是大聯合政府還要經社民黨黨員投票復決,德國第十八屆政府或可早半個月誕生或夭折,如果投票結果否決了大聯合就要重新大選。但,這是繞不過的一關。

大選失敗后社民黨氣氛低迷,看不見重振旗鼓的氣象和方寸,除了表示爲敗選承擔責任看不出黨的領袖們還要做什麽,短暫的抗拒之後他們還是接受了勝利者聯合談判的邀請。來自基層卻阻力重重,他們擔心黨魁們祇追求内閣榜上有名顧不上黨繼續向下滑行,要求大聯合經黨員投票批准。黨的領導們於是不能不全力以赴。

兩個月后大聯合公報問世,法定低工資底綫8.50歐元,工作滿45年可63歲提前退休領取全額退休金(法定退休年齡67周歲)等社民黨的競選綱領列入聯合政府社會政策……談判結果扭轉了黨内氣氛,兩週之内黨員公投以77%的多數通過了大聯合。這一社民黨黨員公投花費了一百萬歐元,從印發聯合綱領到組織郵寄投票。

回望社民黨2009年在野以來的敗落,人們,即使黨的領袖們自己難以想象,經過聯合談判社民黨走出陰影重回執政,成就了一個失而復得的轉折和充滿生機的開端。

 

默克爾的“新”政府

 

2000年年僅46歲來自東德的默克爾夫人當選基督教民主聯盟主席,帶領這個聯邦德國的保守大黨告別她的政治教父科爾的紀元,在轉型中2005年重回執政,至今仍是德國政壇的奇跡,理性、務實、從容不迫的默克爾總理不斷地出其不意。

新政府的内閣名單,異乎尋常。作爲基督教聯盟中的小姊妹黨,巴伐利亞州的基督教社會聯盟CSU在政府中卻一向位居要津。這一次CSU卻祇得食品農業、經濟合作與發展、交通與數字通信基建三個邊緣部門,黨主席卻難得一見地無怨而滿意。政治對手的聯合夥伴社民黨卻獲得充分的授權:除了副總理和外長,他們還執掌司法部、經濟與能源部、勞動與社會部、家庭婦女青老年部和環保與核安全部。所有這些都是政府的關鍵部門,所有與此相關的政策都影響重大,所有這些政務也都繁重而艱巨,社民黨任重道遠。如此的政府格局不僅僅是社民黨力爭與默克爾妥協的結果,毫無疑義地它還反應了大聯合政府的本意—合作。社民黨身負重任,默克爾樂觀其成。不是每一屆大聯合政府首腦都有這個自信、這個膽略和這個度量讓夥伴放手去做。聯合各方表現出來的滿意,雖然還在合作的開端,在大聯合政府歷史上還不多見。

内閣名單的最大亮點是任命冯德莱恩(Ursula Gertrud von der Leyen)女士爲國防部長,又是一個聯邦政治歷史之最。1958年出生、七個孩子母親的冯德莱恩,20052009兩屆默克爾的政府部長,2010年总统克勒(Horst Köhler)辭職之際還一度入圍基督教民主联盟总统候选人。

2014年當政務開始、爭議開始、問題開始之後,相信默克爾總理的風格和處理,還會在不經意中繼續予人以意外或許還是驚喜。

 

八十五天的無政府執政

—依法而治,民主政治穩定的基礎

 

從大選揭曉到新政府宣誓就職中間整整85天沒有政府,一切内外政務卻都在有條不紊地進行:看守政府的外長韋斯特維勒到日内瓦參與和伊朗的核談判,在基輔關注烏克蘭政局……,異于尋常的“無政府”狀態令人難以察覺。確切說事實上這是一種沒有政府的執政狀態,一切在既定的結構中照既定的規則運行;德國人喻之爲無人駕駛飛行,照常飛行、無駕駛而已。

談判期間雙方協議制定了看守政府以及政黨行爲守則,最基本的一條是看守政府的内政外交行爲均要經過與合談兩黨事先協調;因此在歐盟對民航旅客權益法令修訂會談中,交通部和司法部事先表明不會作出可能限制未來新政府行爲的承諾

85天無政府,沒有任何個人—不論他權力多大、沒有任何政黨—無論當政還是在野,試圖利用老政府未去新政府未來之隙“作亂”。民主政治旨在治理國家和社會,權力不必爭奪有選舉,社會不必動亂有制度。而極權政治的核心在權力—攫取和保持權力,就免不了有北韓的金正恩滅殺張成澤……。成熟的民主制是全社會的共同福祉,德國這一次85天無政府的安定讓人服氣。

 

大聯合政府的短長

 

大聯合政府之長,難以一概而論;論這一屆大聯合政府還爲時尚早,它的執政才剛開始。

大聯合的弊端顯而易見,執政黨高度集中的議會多數阻礙和抑制了對政府監督的機制。德國議會規定辯論發言時間按席位比例計,以本屆執政黨與反對黨議席比例4:1,一小時的議會辯論反對黨祇有12分鐘發言時間,根本無法形成彼此“辯論”。此外,作爲在野黨監督政府重要手段,成立議會調查委員會要求至少25%的議員聯署,於是本屆議會20%的反對黨預先就失去可能,雖然常態下這是個不難達成的下限。如果沒有一個制度上的補救,大聯合的大多數必然危害議會的民主政治生態;當修憲所必要的2/3議會多數不再是一道難關,憲法就直接面臨多數“暴政”的威脅。大聯合政府始終伴隨詬病和反對不是沒有道理的。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