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还学文]首页 

还学文
博客分类  >  其它
还学文  >  未分类
论坛往来—启蒙、许良英先生及其他

43068

 

【关于民主启蒙以及许良英先生,与网友的交流互动采撷于下。】

 

 

还学文留言    2013-01-30

我们亟需的是回到常识,思想的、言论的、行为的常识。但是在一个专制的社会中,许多东西都是畸形的,极化的,对立的双方都如此。很多人需要借这种非常安身、立命、猎取名利,尊重常识就难。像追悼许良英先生去世,已如一场歌颂秀了,于逝者与生者都了无益处,那些借题发挥者另论。龙应台与许先生虽是不同类型的人物,但是在这个结构中的角色有相似之处。坚守常识是个底线,但在生活中有它不菲的代价。

 

网友1      2013-01-30

准备去网上订一套《爱因斯坦文集》,仔细了解许先生的生平后,却有了疑虑:辩证唯物主义者的的爱因斯坦,会不会被曲解?您指出的常识问题,应该就是我们这个民族最大的毒瘤。炎黄子孙,大禹治水,每代人都不假思索地传诵着,祖先伟大圣明,文化博大精深。治水需要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大禹连铁器都没有,怎么可能逢山开山,遇洼筑堤“?我们的传统文化是圣人明君,真相的挖掘和真理的探索与我们是绝缘的。或许,许先生当年读的那些马可思主义,只不过是毛供的宣传品,因为他曾是那么的崇拜毛,崇拜这个明君,一如梁漱溟、林昭……智力和道德,都是文化基因就决定了的。

 

网友1留言           2013-02-02

挽联上是民主启蒙 科学思想,傅国涌则说是属于历史 属于未来”……我想到的是爱因斯坦说的一句话,实是一种对命运的嘲讽。这是党文化还是传统文化呢?三皇五帝,孔子天纵之圣、天之木铎、千古圣人、万世师表高大全似乎自古有之,源远流长。西人且不说了,韩人的政治、经济、文化、体育都远远把我们和台湾都抛在后面了。呜呼,我们还在继续忽悠中国梦, 宪政梦,民族复兴,一边骗,一边把国家掏空。 

 

网友2 留言           2013-02-07

许先生有生之年我只好再也不回北京。因为回北京我必须去看望他,而看望他就必定会重复这些争论了三十年的分歧,我不能在思想上昧心,就必定会惹他生气,如此我就只有不回北京。这就是我一直没有回过国的原因之一。 ------昨晚读到仲先生的这个辩诬文字,见先生古君子之风节,感佩至极。先生不愧孔门大弟子之后。我本想将先生文附几句感言在博客里发出来,因为未征求先生意见而作罢。祝您和仲先生新年愉快!

 

还学文 答 网友1      2013-02-10

那些制造启蒙大师神话的人自己并不信以为真且待许先生如神;之所以鼓吹这种神话,因为它有市场且自己可以因此获利。今天讨论这个问题不关死者而关他身后的受众,传播这种神话对今人后世,绝非功德。

我们的古人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爱因斯坦谈宗教情怀是对个人有限性的自觉以及由此生出的谦卑;经验主义认识论让人们了解到自己认识手段和能力的局限,断绝独断态度的无知狂妄。这是常识,可是,不仅打击悲壮情怀,还不中听。一个从常识的方法出发,一个始终只有独断的教条,冲突不奇怪。

 

网友1             2013-02-15

最近关注了仲先生和丁的分歧。我只相信每一个维权个案最终得通过法律手段去解决。”儿子和数千无辜学生市民的鲜血,还有20多年的不断非法打压,居然都不能换来丁一个本能的认识。我愿意相信丁是一个恳切的人,但这确实是可悲,甚至是可恨。

 

还学文答网友1        2013-3-07

所以能有你提到的以及我们不能苟同的她的那些话,实在是丁是非之心太深太重、太少道义和文化对自己的约束,没有办法。

她悼许点名维光那一段生动的文字,让我起心整理许先生与维光的通信。听维光转述,也了解许先生那些多少年不变的教条、那种常常甚至是咄咄逼人的僵硬。深觉这种交而不流的联系于智力于情感都少建设性,对他们的通信我始终敬而远之。

这一段时间在整理许先生的来信,大都是第一次读到,超出了我以往的印象。许先生,一方面是四分之一个世纪以来对社会发生积极影响的一种政治态度的象征,另一方面思想上、方法上和态度上始终坚持在他鼓吹的启蒙精神的对面。他累积几百页的来信成为生动而直接的见证。仲许之争涉及到一个正常社会中对思想、对观念、对学术、对人、对事自由、开放、宽容、求实地相对待,还是为意识形态是从即使是以民主的名义,而划线分野、战斗批判的根本分歧。

公开议论公共议题对于维光原本无须顾虑,尤其是十年前先是许先生自己、月前又是第三者丁把这种分歧、把他个人推向公共论域。然而,无论推迟到什么时候、无论如何诚恳而节制地讨论这些问题,维光都难免弑君的罪名,因为分歧太根本而争议太一清二楚,还因为他必须面对许先生的偶像效以及因此而起的反弹。然而问题还是要谈,谈得越早、越清楚越好.尤其是当我浸淫在爱因斯坦那种睿智、幽默、自由而宽容的陈述当中,这种感觉就越迫切。

我们不需要教条哪怕以科学民主正义的名义,当然更不需要偶像;我们需要允许自己思考、允许别人异见。我在考虑,过后着眼具体的题目,以点评的观察仲许由来已久的争论。

 

网友1             2013-03-09

我一直无法理解,49前顾、李、许这些知识分子究竟是怎么去选择供产党的。李先生36年就读到了爱因斯坦《我的世界观》,里面有真善美的阐述,有反对个人崇拜,有对俄国的抨击,有对美国制度的称赞……直到72年他才有所醒悟。而从三十年代到七十年代,发生了无数惨绝人寰的事,都是他亲眼所见的。智力还是道德?好象从哪一个方面都无法去质疑他们这些自油知识分子们。直到前些天,读到了李和许的通信集,许居然是因为皖南事变而产生了义愤才想要去投奔中供的。呜呼,那时候的媒体很自由了,假抗日不是显而易见的事实吗?胡佛说,供产主义是一种瘟疫。我只能认为,许这些知识分子染了瘟疫,只能是用不可理喻来视之了。更荒谬的是,这些人居然成了思想启蒙者。许、林昭、梁漱溟们选择中供,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对毛的崇拜,而明君思想不正是中华传统文化吗?

 

还学文答网友1        2013-03-10

出于对现实的不满和社会正义感一时选择供产党可以理解,但是毫无反抗地接受它的理论和革命实践,留在里面,心智就不正常了,智力、心灵和道德。你的问题仲维光在75年初识许先生时即提出,你学过物理、读过爱因斯坦,为什么一直跟着它走?这个问题毕其一生他都没有回答;智力上没有能力提出,道德上不能够面对。

抗战期间浙大南迁贵州,沿途他能看到社会的贫困与不公、国民党的腐败无能;而57年打成右派回家乡,他却视而不见党国治下农村的贫困,却信早稻亩产36900的神话,还对信守常识的农民说党报你可以不信吗。几近漫画的真实!无奈故事主角和观众不感觉其荒诞,所以许先生能成为启蒙偶像。

启蒙不过许先生革命人生中的一环,为一个伟大的事业他参加地下党、作出版检查官、接单翻译爱因斯坦,到九十年代 “启蒙大众;不是离经叛道。许先生之革命、许先生之启蒙,都是基于畸形的政治对抗;不同的是政治、也许只是政治符号;不是人生的态度、人生的路,谈论问题的方式也罢、待人处事的态度也罢。

崇拜真是许先生的一个特点,崇拜过毛、崇拜过马克思,接着崇拜爱因斯坦主义的、教条的崇拜,但绝不崇拜中国文化与传统,意识上和实际上均如此。一个插曲:反驳维光在《爱因斯坦语录》译后记稿中对他的错爱,许先生明白表示他身上好的东西全都是西方的,没有中国的;以至维光接受了许先生的后记修改,不然他说要写文章批判维光的观点,那就要成笑话了。

 

网友1             2013-03-10

刚买了《新爱因斯坦语录》,范岱年译的,维光版的找不到,只好凑合了。看到许仲之争,不胜唏嘘。许先生一辈子都错在革命、人全这两个并不深奥的基本概念上。古希腊的衰亡就是民主对人全的侵害,而人全正是米国和西方世界的立国之本,许他们怎么可能视而不见呢?智力上没有能力提出,道德上不能够面对”,您给了我答案,这个困扰了我几年的问题,以后终于可以不再去费神了,谢您。

 

还学文答网友1        2013-03-12

说起启蒙又想到胡适先生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的话,对今日启蒙可谓一帖清凉剂。许先生一生都是为主义,先是为供馋党和它的主义,后来标签换成民拄启蒙:于己,当作主义去主张;于人,要求作为主义去拥护,全无思想方法和行为方式的改变,谈什么启蒙呢?

许先生援引为他民拄理论根据的常常是名人的豪言壮语,说是研究就勉强了。他强烈反对民拄之为多数决定的这样一种政治制度的历史和现实,坚称民拄是价值,激烈批判维光构成一种民拄制度基础的价值选择是更根本的观点。普是价值听起来响亮。也选出希特勒执政的民拄制怎么会是一种普是价值呢?许先生就不考虑了。

从廉价的溢美降落到简单的事实固然令人不快:许先生的战斗不是研究、他的教条不具思想的价值;生活于不再能完全封闭的世代的今人与后人接受这样一种空洞的造神,更荒唐。

 

网友1             2013-03-14

您说,不能操持沉默.我心中不甚唏嘘.这两天沉默着想,满天下十几亿人,有几个人真正思考过许的思想启蒙呢?这种启蒙甚至是毒素呢?下午看到一篇<顾准不过时>http://dingdong1951.blog.163.com/blog/static/122950647201321391812775/?wenhua,愤然.一个误入歧途的人,一辈子没做一件好事,为毛供鞠躬尽瘁进了八宝山的的人,居然成了思想和学术的旗帜性人物.顾李许们,是从没有悔过的,他们从来不肯面对和承认,他们对这个国家和民族是犯过错,有过罪的.说到底,中国人从来都是不悔过的,"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一句话,就轻飘飘地把一切都掩盖了.

 

还学文答网友1        2013-03-14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原是要人知道凡人是会犯错误,要人知过、认过、改过。而极权文化变社会为山寨,使人可以不知过、不认过、不悔过、不改过,瞒天过海便是好汉。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成了借口。许多事情的乖谬,常识、常情、常理之下,其实是很显然的。

 

网友1             2013-03-15

先生说的是。世事无常、人生无常得重新诠释一番了,常识、常情、常理,在社会领域,统统的没有。天朝是一个三无国家,无耻无知无望。

 

网友1 留言“华夏文摘答网友”一文          2013-03-21

这两天正想着要请问您,有没有您关于文革方面的文章,很想学习一下。这场浩劫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呢,很想知道您是怎么去判断和分析的。许先生最初称没有收到来信,并不难理解,因为他正在思考要决裂了,于是随口先找了这个托词,国人常常都有这样的习惯;至于发公开信,许先生是要划清界限,表明立场。因为仲先生几乎就站在顾、李、许们的这个自由知识分子帮的对立面:你们是错的,你们的思想是没有价值的。仲先生一直陷入了一个囚徒困境,从时间上讲,甚至是从师从许先生起就开始了。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韩愈说的真好,简直就是真理。而恰恰是,许、仲师生之间,甚至缺乏这个最根本的基础。我觉得,这个事情其实还可以摆一摆,仲先生或许还没做好心理上的准备。如果说,顾是这些人的旗帜性人物,对于一个进了八宝山、学术上了宪法的人,是指出不足和错误,还是批判和开火

 

还学文答网友1                            2013-03-21

囚徒困境很传神,我敬而远之地旁观同感了许多年。他是个传统道德很深的人,不会自己逃离这个困境。他一直努力试图使许先生肯接受一种较为健全而有格调的造型,自然没有结果。“被决裂解脱了他。观许先生的行止许多时候甚至是党文化的漫画,不单在思想也在性情。对比之下我常叹,他太少人情味。

 

网友3留言“华夏文摘答网友”一文           2013-03-21

学术研讨如果是神圣不可侵犯,这种治学观首先就是反学术的!

 

还学文答网友3                            2013-03-21

您可谓知音的回应令我喜出望外,唤起读者如此感受,正是我点评许先生来信所求的。许先生之推动民主启蒙,只是换了个主题,还是搞运动,还是摇旗呐喊,还是誓死保卫。如果到今天还不能摆脱这样的蒙昧,那是个人智力与尊严的耻辱。许先生喜欢谈启蒙,启蒙是什么呢?不是又一种主义、又一个口号、又一次战斗。启蒙,是在智力上摆脱被监护的未成年状态,用自己的智力观察、思考、判断。如果看穿启蒙偶像还是Zhen理部的老大哥,而背转身独立地思考、心平气和地商讨,那么面对和展示皇帝新衣的痛苦就不是徒劳的。这里有著名物理学家、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马克斯·玻恩的两段话,您可能会喜欢:我相信,那种绝对正确、绝对准确、终极真理的观念是只是妄想,不能允许它们混入科学研究的领域相信一个唯一真理而自己是它的占有者,是世界上一切邪恶最深刻的根源

 

网友3                                 2013-03-21

在下虽不才,但对真理的追求是几十年来坚持不懈的,尽管时常表现的愤世嫉俗、嬉笑怒骂、玩世不恭,而且相当孤傲和胆大妄为,但在大是大非面前向来不含糊。

由于个人的家族渊源和成长环境,使我自幼就不相信那个组织,因为清楚那帮元老当年所干的种种丑恶行径,是空前绝后毫无底线的,从而长期自觉地抗拒式喝狼奶,这恐怕在大陆同龄人中属凤毛麟角之例。

与维光兄虽从未谋面,但能成为朋友,多半是从字里行间读到了他的正气、才华、执着,少半是一股侠骨义气,这是今人最缺乏的宝贵东西。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