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还学文]首页 

还学文
博客分类  >  其它
还学文  >  未分类
林培瑞:林培瑞論莫言集錦

41933

作者林培瑞(Perry Link),美国汉学家,1944年出生,毕业于哈佛大学,八十年代曾任职美国驻华机构。返美后曾任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东亚研究系教授,现任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河滨分校校长特聘讲座教授。主要研究中国现代文学、社会史、大众文化、20世纪初中国的通俗小说及毛泽东时代以后的中国文学。在中美两地与中国文化界和知识分子有着广泛的接触,他不是半瓶醋的老外,对中国有确实而深切的了解。

中国通、美国汉学家林培瑞谈莫言,平实中肯,摘录于下,以飨读者。

林言分别摘自 http://www.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18814http://www.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18824和德国之声12月10日采访三篇文章。】

1. 说莫言是“魔幻现实主义”是给他贴“外插花”,中国作家,从80年代以来,常常喜欢说拜读过西方某某的作品,深受过谁谁的影响,我觉得这是一种时髦,不一定靠得住。外国人也欢迎这样说,好像神秘国家的一些作家都在学我们。他的文学根子在中国,不是在外国。

2.  一般外国读者对中国文学的兴趣是基于轻浮的神秘感,很少理解深层,很少知道三七二十一。神秘感,再加上莫言写性和暴力多,再加上诺贝尔奖,我觉得莫言作品会疯魔一时,但名留青史?–不大可能。

3.  从语言和人生视野两方面,我觉得他不是顶尖的一个作家。当然他写得很多,讲故事很好玩,读者也很多,所以也不是一个非常次的作家。

4.  他演讲辞中提到不要政治压倒文学,我恰好认为他有些方面的相反的情况。说到一些应该说是很明白的问题,大跃进大饥荒,文革的残酷等,他就用一些侧面视角的方法开玩笑,不正面看待这些东西,我觉得这就是一种政治压倒文学。

5.  莫言善于刺激感官,给普通人的感官欲望一个表达的空间。但他的思想概念都是老套的:外国侵略者、腐朽残酷的封建统治者、义愤填膺却盲目落后的民间反抗者,都没有超出一个受过多年共产党教育的读者的想象。能起哗众取宠、耸人听闻的作用,但没有精神上的启发。

6.  他後來校準的基調被稱為「拉伯雷式」。但他的基調甚至比拉伯雷的更粗俗。人類的動物性——吃喝丶拉撒丶扭鬥丶嘶嚎丶流血丶冒汗丶交媾——充盈期間,也有動物比之不及的某些特性如欺凌丶共謀和出賣。……一條微博說:「如果一個厨師一身排泄物,不管他做的食物多麽可口,我也無法下咽」。

7.  把人民的苦難歸結為下層官員的行為不軌,這是高層官員的標準策略,以便傳達這樣的信息:「中央領導了解並同情你們,不要懷疑我們的制度有任何問題。」……如今互聯網時代,信者寥寥,……像莫言這樣的作家對這些心知肚明,他們未必喜歡這樣,但卻妥協而接受。這是在體制內寫作的代價。

8.  莫言的解决辦法是啓用一種癲狂調笑的筆法處理「敏感」事件。……莫言描寫這類癲狂行為樂在其中,但對其灾難性後果隻字不提。……小說裏(《生死疲勞》),文革期間的公開批鬥會上,一名受害者被指控與一頭驢有染而備受羞辱。莫言以長達4頁的惡意的嘲諷來描述這位受害者的痛苦不堪。

9.  莫言的捍衛者們贊揚莫言的「黑色幽默」。……從專制政府的角度看,這種寫作模式是有用的,它不僅轉移了直面歷史的視綫,而且擁有安全閥的功能。……對政府來說,把它們作為談笑佐料比把它們打入冷宮而徹底禁止可能更好。共產黨的文學政治中有一句老生常談,叫做「小駡大幫忙」。

10. 第二个大问题是他的语言,我不觉得他的语言能和那些最好的中国作家能相比。……比喻不太恰当,有时候显得粗鲁,粗糙。比如贾平凹也掌握了方言对话,有些方面跟莫言的语言是一样的,但贾平凹用字用的小心,你读了他的作品后有一种美感出现。

11. 莫言自学,从来没有懂文学的老师或编辑帮忙,我不愿意太苛刻。但他很难算中国最好的作家。他能跟鲁迅,萧红,张爱玲比吗?天壤之别。主要的问题是语言粗燥,写得太快,不小心,语病多,比喻先后不配合。(外国人,包括诺贝尔委员会,一般看不出这个层面。

12. 莫言的语言不是山东方言,基本上是一种共产党时期的教育的产物。比如《檀香刑》里晚清时代的风流少妇口中发出了“领导者”的字眼,这种毛病要是偶尔少见的话,那也不必大惊小怪,但在莫言的作品里到处能够发现。

13. 许多较好的作家都喜欢用点方言写小说,……像沈从文(湘西方言)、老舍(京腔)、吴组缃(安徽土话),……莫言比他们差太多了。80年代以后掌握了『乡土对话』方言的作家,比如贾平凹,高晓声,王朔,都在这方面比莫言强得多。……要是问写小说的技巧,那白先勇与金雪飞(哈金)强得多。

14. 莫言关于刘晓波:「我讀過他80年代的一些文學評論作品……之後,他離開了文學,熱衷於政治,我就跟他再也沒有甚麽交往。……但是我現在希望他能够儘早地獲得自由——儘早地能够健康地獲得他的自由。然後,我覺得他完全可以硏究他的政治。」

15. 無論如何,莫言必須有個「說法」。……最佳選擇是發表一個希望劉曉波儘快出獄的溫和而中性的聲明。他重複了「獲得自由」的一段話以强調「健康地」獲得自由。……相比國內的异議人士,流亡海外的异議人士給當局造成的麻煩要少很多。

16. 那麽這些和「健康」有什麽關係呢?當政府將异議人士送往國外的時候,最喜歡用的藉口就是給他們「尋求就醫」。……莫言的「健康」措辭是否是中國政府的某種指意,以便為劉曉波的「海外就醫」鋪墊國際輿論基礎?我不知道。但這似乎是為什麽「健康」措辭出現在莫言聲明中的一種可能的解釋。

17. 中國的網管將莫言的這些話從中國網絡上删除掉的這一事實,在邏輯上與上述解釋完全吻合。 「健康地獲釋」這一語言游戲(如果確乎如此的話)針對的聽眾不是中國國內人民,而是國際社會……中國政府迫切需要其對莫言這位新的諾貝爾桂冠得主保有良好印象的國際社會。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