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还学文]首页 

还学文
博客分类  >  其它
还学文  >  未分类
穿越柏林墙— 纪念柏林墙下的死者与生者

38135

—琴心—

      值此柏林墙建墙半个世纪的日子,在高墙不再的自由时空下,人们听到了多少柏林墙下感人的历史,生死的故事。

一九四五到一九六一年间三百万东德人逃离共产党的统治出走西德,为对付人民出走,五十年前的八月十三日共产党一夜之间立起柏林墙,以为这样就可以把人民永远地监禁起来,绝了人民逃亡的念,一劳永逸地解除危及他们政权的祸患。

一堵密不透风的厚墙,用坚固的水泥浇筑;一堵无隙可乘的高墙,无可攀援的墙体上布着铁丝网;处处是监视的岗楼,步步是荷枪实弹的士兵,随时射杀任何一个活动的生命;探照灯不舍昼夜地扫视着大墙之前每一寸焦土。柏林墙是一道死墙。

柏林墙一夕之间改变了人们的正常生活,一夕之间把家园变作了牢狱。然而人心不能甘于囚徒的存在,死墙也不能嚇退自由的追求。从柏林墙立起的那一天起,东德人就开始撞击它,用青春、用生命,穿越死亡,奔向自由。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那个年代,一位东德青年要逃离大墙的封锁,到柏林墙那边过自由的生活。只可惜功败垂成,士兵的皮靴赫然眼前,他被抓回去,投进了监狱。刑满释放之后,他又进行下一次的逃亡。记者问他为什么,难道你不怕死吗?他从容答道,逃亡,我是为求生不是要赴死。这回答久久地重重地撞击在我心头。亲人的密切往来、情侣的两情相悦、自由自在地生活、无忧无虑地发声……一堵大墙顿时毁坏了这一切、正常社会中天经地义的一切:截断了亲情、隔离了情侣、人们无权自主地决定自己的生活、不能畅所欲言而不担心告密。人难以束手接受这种非人的状态。逃亡,为了求人本来应有的生活;在大墙之内却要“违法”出逃,却要面对死亡的威胁。

这就是柏林墙的荒诞—死亡的荒诞、柏林墙的沉重、柏林墙的残酷、柏林墙的罪恶。就像今天的中国,从神州中华变成奥威尔笔下的动物庄园,家园被强拆、土地被强占、新闻被封锁、依法维权的律师被失踪、自由创作的艺术家被和谐、守法的村民被死亡、和平的信徒被刑讯……,一句话,人被非人。

然而,历史正以加速度表明,非人的政权不会长久。柏林墙寿不足三秩,倒了;当莱比锡的民众每星期一都成千上万地走上街头,就再也没有什么墙能够阻挡他们了。二零零一年反专制的革命出人意料地席卷了北非,更出乎强硬的当局者意料,镇压、死亡竟然都无法扑灭革命,人们毫不退让地坚守着、抵抗着,要逼退专制的政府,在利比亚、在叙利亚;暴力与死亡都不能浇灭自由的意志。

    这就是柏林墙五十年历史传达的信息:没有任何独裁能够阻挡自由的追求、一个暴犯人民的政权,无论多么强硬,都不得长久,尤其是在铁幕已经不可能的二十一世纪的今日中国与今日世界。 

 

首發《新紀元》第238期,2011年8月25日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