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还学文]首页 

还学文
博客分类  >  其它
还学文  >  未分类
“佔領”運動在德國—中小銀行挺“佔領”

38134
      九月中從紐約华尔街開始的佔領行動,很快發展成為“共同佔領”,越出美國,蔓延到其他四大洲;矛頭直指那些二零零八年以來引發國際金融危機的銀行巨頭,和只知一味地用稅收和靠築債為私人銀行買單穩定金融的政府。面對持續的金融危機與經濟低迷,人們的安全感在流失,對現行金融機制以及政府政策的不信任在增長。一夜之間而起的佔領行動不是從天而降。

由於統一貨幣歐元,歐洲的金融危機比美國又多了一重。國家不僅要用納稅人的錢挺危及金融市場的大銀行,還要築債救助瀕臨破產的歐元國家,例如希臘。歐盟穩定基金救希臘會奏效嗎?希臘之後還有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政府買單何時了?老百姓為自己的長遠利益焦慮。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民選的政府权责只在任期之內,它不必做長遠計,選民卻無可選擇地永遠得為政府政策買單;而政府轉向“民意”,常常僅在於幾年一度的選舉之際政黨為爭取選票的許諾之中。這就是為什麼佔領行動很快在歐洲獲得熱烈響應的原因。

德國的佔領行動中更有異軍突起,居然有銀行加入批評銀行的陣營。全德VolksRaiffeisen銀行組合在《南德意志報》上登了一整版的廣告支持佔領行動。廣告中央是佔領者的口號:“我們不要柏林和布魯塞爾決定我們,我們要求就地實現直接民主”。新聞訪談中組合總裁 Uwe Fröhlich表示完全理解人們的不滿與焦慮。他表明,我們不屬於資本市場,也不在匿名的機構投資者之列,我們是合作社銀行。佔領行動的一些口號與我們合作銀行的基本價值理念極為接近,例如參與決策。我們擁有自己高於法定額度的系統保險,迄今為止,我們都是依靠自身的力量度過危機,沒有用過納稅人一分錢。金融危機確證了像我們這樣合作社式的、區域性而不是集中壟斷的銀行及其業務形式對於客戶而言更安全、對於社會而言更健康。自然,他們也希望通過這個特立獨行吸引人們的注意、贏得客戶,擴展自己的活動空間;不錯,廣告費六萬歐元是出在客戶身上,至少他們沒有以投機把客戶的投資化為鏡花水月。他們擁護佔領行動對於現行金融機制的批評,認為以人為本、面對現實經濟生活和公民參與,應當成為銀行業務的基本原則和取向。

海外中文界那些意見領袖們的看法卻大異其趣。或說美國的金融危機是因民主黨政府九十年代以降為低收入者降低房貸門檻政策所致;然而德國貸款管理非常嚴格,卻也未免金融危機。或診斷佔領行動標誌歐美社會“左轉趨勢”,斷定佔領行動 “就是希望继续加大‘免费午餐’的分量”。持這種看法的意見領袖大多是大陸出來且在海外已經多年,但他們往往還是流於對號入座的武斷,好大膽的假設而不耐審慎觀察的功夫。似乎這麼“左”“右”標籤一貼,再取“右”的立場,就見解不俗了,而且信心滿滿,不容質疑;難怪台灣的朋友與大陸人討論,總感覺溝通困難。

佔領華爾街行動由加拿大一個反消費主義雜誌Adbuster提議發起,它的動議很難簡單地歸於要求增加福利的號召。而佔領行動選在九月十七日—美國的憲法日—這一天也意味深長,它預示重大的變化的訴求、立憲一般深刻而莊嚴的變化,並非另一次“新政”或某項具體的政策訴求。四十年前的“綠色”運動,不也是歷經了萬千的變化—和平運動、反核示威、婦女解放等等—才形成今日深植於社會生活、經濟活動和國家政策之中的“環保意識”與“生態政治”嗎?!現在就蓋棺定論佔領華爾街行動,為時尚早。

 

二零一一年十月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