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还学文]首页 

还学文
博客分类  >  其它
还学文  >  未分类
德国总统“荣誉年金”背后

37577

总统年金问题牵动公众神经

总统终于宣布辞职了。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伍尔夫刚辞职,又出了新问题:他是否有资格领取二十万欧元终身年金?问题一经提出就牵动了公众的神经,面对这个数字升斗小民怎么可能无法无动于衷呢。

根据规定,总统任满或因政治或健康原因提前退职,可终身领取全额在职薪金。伍尔夫符合这个条件吗?—他是因为面临检察院侦调被威胁取消总统豁免权才辞职的,那是总统个人有问题,不关政治的事情。一时间政坛内外、社会上下议论纷纷。

伍尔夫辞职两周之后31日总统府办公室宣布,经审查确认伍尔夫符合条件领取总统终身年金。为什么这么匆忙,检察院的侦调还没有全面开始?为什么不能等不及侦调结果?人们怀疑审查及其结论的独立、客观与公正,也事出有因。主持审查的总统府办公室主任、国务秘书哈格伯陵(Lothar Hagebölling)又是伍尔夫从下萨克森州长任上带到总统府的常年幕僚,就像他在丑闻中离职的总统府发言人格莱塞克(Olaf Glaeseker)一样的经历。已有议员和民间组织例如反腐败联合会,向检察院提出告诉,要求就此调查总统府办公室及其主任哈格伯陵。伍尔夫看来还得继续为他饱满的终身年金焦虑;也许,伍尔夫丑闻仍在继续,丑闻系列上又一节链条断裂了?

不管任期长短、无论政绩好歹,52岁的退职总统伍尔夫都有权终身享受全额在职薪俸的退休金;政府规定公民工作到67岁才能领取退休金,对许多人退休金甚至不足支付日常用度;总统的退休年金折合每天545欧元,是长期失业者一个半月的失业救济金。面对如此对比,公民如何能心平气和,民调84%认为伍尔夫不应当获得这份终身年金。 

“荣誉年金”的两个版本


    因为伍尔夫的丑闻,纳税人才知道他们要给退休总统支付多高的退休金。因为伍尔夫的丑闻纳税人还知道了,总统的退休金和他们的不同,是另一种金钱,叫作“荣誉付给”(Ehrensold)。这是仅属总统的独一无二的“荣誉”,虽贵为总理、部长,他们的退休金不具这份殊荣,是按工资比例付给的。为什么如此命名,这个疑问一直悬在心头,德国人做事从来有板有眼,不会无缘无故。

目前的总统退休金规定,是根据1959年的“联邦总统退休金”修正案。修正案条款非常简单,第一条:联邦总统任期届满或因政治或健康原因提前退职得领取与在职薪金相同的荣誉年金。那么原始的“联邦总统退休金”法案如何呢?那是1953年的“联邦总统退休金”法案。法案第一条第一款:联邦总统任期届满或因政治或健康原因提前退职后,得领取三个月全额在职薪金;第二款:此后得领取在职薪金的3/4作为过渡津贴,为期一年;一年之后得领取在职薪金1/2的荣誉年金,作为退休金。

两个法案的区别一目了然,修正案的“荣誉”比原始法案高:退休年金数额高出一倍。为什么,为什么如此修正,又为什么在1959年修正?这背后是一段不为人知的秘密政治运作。 

总统退休年金翻番的秘密运作


    1959年,在任十年的西德总理阿登纳已经83岁,时逢总统竞选。出人意料地,48日他发表电视讲话突然宣布接受总统竞选提名,还不同寻常地表示,具体原因不便说明。当时执政的基督教民主联盟(CDU)希望政府年轻化,想趁此时机推出实行币改革促成战后德国经济奇迹、时年62岁的经济部长埃尔哈德(Ludwig Erhard)替代阿登纳接任联邦总理。为此,他们给阿登纳安排了一个去处—总统府,并准备把总统一职安排得对他具有足够的吸引力,使他能够顺从接受党的安排。什么吸引力呢?当年参与这一幕后运作的联邦部长文德兰(Heinrich Windelen)回忆道:我们决定把总统退休年金增加一倍,在职务转换上给老人家足够的甜头;他这个人,物质考虑一向是直截了当的,不如此他绝不会答应;有这个钓饵,他会上钩的。阿登纳去意大利度假了,党在这边紧锣密鼓地忙着修法;五月份总统退休金修正案出笼,悄无声息地先在内政委员会、后在议会通过。宪法学者和政党批评家阿明(Hans Herbert von Armin)告诉公众,总统退休金修正案的通过是不公开的,而且议会三个委员会都没有说明为什么要将总统退休金加倍,必要性如何,报告中也只字未提。对这件事,谁也不愿意承担责任,更不想惊动舆论。然而阿登纳后来还是突然变卦,度假归来,六月份宣布继续留任总理,而总统退休年金加倍已成定案。 

权、利之间的输送与权、利之外的制衡


    这段不见阳光的历史,不仅令人气愤而且令人忧虑。对于总统退休年金加倍,你可以激动、可以不平,但它是法律,合法而且堂皇。令人忧虑的是,执政党拥有议会多数,任期内它可以为所欲为、畅行无阻,而且名正言顺。人民每四年有一次机会表达他们的意愿,用选票决定议会、决定政府;选举过后,他们的权利就让渡给机构了—他们选出的政党、议会和政府。这期间无论政党怎样运作、无论议会如何立法都合法而公正,公民则再无途径可以过问。

民主制并不提供我们现成的利益保障,而只为维护自由社会的基本价值以及保障公民权利提供了基本机制—法制国家和权利制衡。然而一种机制一旦形成,就会离开它被创制的目的而自主运行。例如代议制的基础结构政党,它的运作往往以自身为目,或为取得或为维持执政、或为党内外斗争,常常与公共政策、与代表选民利益并无关系。例如议会,以代表选民利益的名义,却常常会通过与选民利益无关甚至损害选民利益的立法,像这个“联邦总统退休金”修正案,还有德国不少州议会通过提高议员津贴的法案,道道地地是利益自我的法案。实在令人沮丧。

仅仅是权力之间的制衡远远不够,要有公平廉洁的政治,必须要有权力与利益之外的制衡,于是在政府中有了廉政的机构,于是有了1993年成立的国际非政府的组织“透明国际”,于是有了2003年具有国际法效力的联合国反腐败公约(UNCAC)。

尽管晚了五十多年,毕竟,丑陋的秘密见了天日;人们开始知情、开始迟到了五十年的讨论,公开讨论总统的退休金为什么与在职薪金一样高,总统是不是应该与其他公务员和公民一样以工资的一定百分比领取退休金。五十年后,事情也许终于会发生变化;目前朝野已经在考虑降低总统年金到在职年薪的70%,认为1959年的规定早已过时。借着总统伍尔夫利益输送嫌疑被检调的契机,政治透明的裂纹再一次向纵深扩展;这一次,媒体、舆论和透明国际、反腐联盟这样的非政府组织和司法机构如检察院一起并且有效地形成了对权力的监督;社会,前进了一大步。

前面仍是一条漫长的道路: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到目前位为止已经在159个国家复议通过,没有批准通过国家中有苏丹、叙利亚、还有德国。在德国,议员与官员不同,不会因受贿嫌疑受到检察机关的侦调和起诉,施罗德的红绿执政和默克尔的黑黄执政与议员们八年来一直在抵抗UNCAC这条反腐的法律绳索,追问之下,议会已经放出准备复议通过UNCAC的气球。对于议员们,以民意代表的名义贪污受贿而免于刑责的好日可数了。


还学文,二零一二年三月,《争鸣》第414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