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还学文]首页 

还学文
博客分类  >  其它
还学文  >  未分类
正名“四一二”—回到历史

35911

“四一二”是清共

 

 

值此辛亥百年之际,认真留意民国以来的中国历史,发现共产党一面之词的伪史汗牛充栋。出生和成长于这伪史之中,混沌多年,不解真相。像在盛名大陆的烈士邓演达,原以为他是共产党,却原来他是反蒋反到共产党怀里的国民党左派。十九路军抗日将领蒋光鼐、蔡廷锴之名在大陆如雷灌耳,却不知大陆政权对他们情有独钟是因其曾反蒋建国与江西共产党政权合作。同是抗日名将的杜聿明大陆人只知其为共军的败将战犯,因为他对共产党政权无功可言。

“四一二”也是这样一个伪史概念,大陆上家喻户晓“四一二”是蒋介石的“反革命大屠杀”。近来的说法似乎“温和”了,说“四一二”是“反革命政变”。“政变”总是事关政权的废立,然而“四一二”事变并非推翻政府,4.18在南京另组政府与武汉政府并立,是 “宁汉分立”而非“立宁废汉”。

“政变”之说是统战死人,犹抱琵琶半遮面地回避了一个明白的事实:“四一二”事变是清党—清共。

 

清党—国民党拒绝“容共”

 

既为清党,我在想,“四一二”就不该是一个孤立的事件,就不该是蒋介石的个人行为。历史确实如此。1927年的清党不止于“四一二”,5.21有长沙的“马日事变”,7.15有汪精卫—那个曾几何时还在讨伐蒋介石清党的—武汉政府的分共清党,同一时间还有冯玉祥在其军队中的清党,北京张作霖搜查俄国大使馆、逮捕李大钊……

1927521日下午国民革命军第三十五军军长何健属下三十三团团长許克祥攻占了国民党湖南省党部、省特別法庭、共产党党部、总工会和农民协会等多个共产党把持的机构,解除了工人纠察队和农民自卫军的武裝,通电全国拥蒋反共,史称“马日事变”。北伐军攻克长沙一年以来,共产党在湖南大举发动阶级斗争、土地革命,一时间恐怖行动横扫城乡,文名久与章太炎左右的葉德輝也被湖南省审判土豪劣绅特别法庭判处死刑,就地枪决。虽未经过那个时代,但文革中亲历 “红八月”的血腥,不难想象当年湖南农民运动的恐怖,能够理解“清党”,那是一种“解放”,就像1976年毛泽东终于死去、“四人帮”终于倒台后,千百万中国人欢庆街头的感觉,一种从 “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动下的解放。

 1927715日,汪精卫在武汉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扩大会议上宣布制裁共产党。4.12还在谴责蒋介石的汪精卫这个急转弯,是因为他看到共产国际给中共的《五月紧急指示》,要求中共改组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由各界工农代表取而代之7 19日,武汉国民政府通令党政军中共产党员与共产党脱离关系,违者停职;禁止一切秘密会议及违反国民党主义及政策的言行。726日,武汉国民党中央公布《统一本党政策案》,要求党政军部门国民党员立即脱离共产党,否则一律停职。共产党指责汪精卫清党 “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漏网一个”,实际上宣布清党的第二天,716日武汉国民党中央就训令保护共产党员人身自由,违者依法惩办。

清党之时,离开19241月“联俄容共”的国民党一大仅三年。1925年底孙中山先生逝世之时,国民党内就已经起了要求解雇苏联顾问和清除共产党员的声浪,即被划为国民党“右派”的“西山会议派”;19263月的“中山舰事件”则已是蒋介石对苏联干涉和中共扩张的直接反制。国共之间的决裂已经不可逆转。

 

清共—“护党救国”

 

4.12时还坚持“反共即是反革命”的汪精卫到了6月就已表示,问题“不是是否应当驱逐共产党,而是什么时候驱逐。彼此非常不同的派别一致清党,应该有超越党派的共同动机和背景。“反共”是显然的,问题是为什么。汪精卫4月份还和陈独秀联合宣言,他的急转弯必有不得不的现实原因。从“兴中会”、“同盟会”而起的国民党元老,本是一班献身社会、民族的志士,面对苏联以援助之名肆无忌惮地挟令国民党裹胁中国以实现其世界革命的野心,他们只有揭竿而起,清共是“护党”。汪精卫梦醒而分共清党,是因为看到共产国际给中共的《五月紧急指示》条条针对国民党,“随便实行哪一条国民党就完了”;条条与三民主义对立,而“丢开了三民主义那就不是联俄而是降俄了”。蒋介石则是早在“联俄容共”的国民党一大之前,1923年秋率团访苏期间就看到了国民党联俄中危险的倪端。

今天人们知道,北大校长蔡元培先生当年支持清党,是他主持国民党中央监委会通过了吴稚晖弹劾共产党的提案,力主清共。蔡先生兼容并包,他不曾干涉陈独秀李大钊在北大传播马克思主义,甚至于陈独秀被捕、李大钊身后仗义相助。但是他反对共产党打土豪分田地的阶级斗争、游街杀人的暴力革命,他不忍见社会倾覆,挺身而出。清党为“救国”。

192755日致友人的信中梁启超言及两湖的情况,“所谓工会、农会等等,整天价任意宣告人的死刑,其他没收财产等更是家常茶饭”,“今年年底两湖人,非全数饿死不可。因为田全都没有人耕,工商业更连根拔尽”。1966年文化大革命一起来就是停学、停产闹革命,那个年代的红色恐怖打的就是湖南农民运动的旗。我住家北京的小巷,68年一夜之间就出了六条人命血祭“红八月”。那时被逼着学毛泽东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惊惶中阻滞的头脑不明所云。“必须建立农民的绝对权力”,“每个农村都必须造成一个短时期的恐怖现象”,凡举“戴高帽子游乡”甚至“农民自己动手枪毙”和“直接打死”对共产党而言不过是“政治”打击而已。今日重读《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只觉毛骨悚然,可哀可叹中国就落入这般人手中!

 

清共—功在历史

 

1928年夏,北伐成功国家统一,南京政府得到国际承认。战事平息,国家结束军政进入训政,根据《中华民国训政时期约法》,训政期间由国民党行使国家统治权。尽管国民党训政一切可非议、可反对、可诟病、必根除之处,国民党毕竟是一个严守宪法、履行宪政承诺的政党。19281949二十年间,国民党两次依法结束一党独裁,让国家进入宪政。第一次是1936国民政府公布《中华民国宪法草案》准备召开制宪国民大会进入宪政,但是由于隔年抗战爆发而搁置。第二次是1945年,抗日战争一矣结束,国民党政府即着手准备实施宪政—与最大的反对党共产党谈判,展开政治协商,组织宪法起草……。到1946年底,制宪国民大会召开通过《中华民国宪法草案》,中国走入宪政时代,可惜因为共产党的坚决抵制而断送。然而如果没有国民党1927年的抵抗,中国就更早二十年断送在苏联和共产党的手中,不复有一个独立的、民主的中华民国。

回首当年,不得不说,国民党初创时期的清共,功在国家、功在历史。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还学文
   11/02/12 10:45:32 AM
从用语和逻辑混乱程度上看,两个楼下留言或出于同一人之手。不能求实地面对我的文字,又逻辑不清,就没有讨论的可能和必要了。
游客
   03/21/12 06:38:11 PM
所有这里讲的都有历史和文字根据,在海外俯拾皆是,在国内也不是完全看不到。您这种共产党宣传式的自问自答毫无价值。顺便说,国民党到台湾不久就实行了基层选举。今天的共产党呢?国共两党绝非“一模一样”。国民党在民主的台湾要靠选票执政,共产党一党独裁中国肆无忌惮,当然不一样。
游客
   02/29/12 06:34:56 AM
真的吗?你能确定国民党当时所做一切是准备实施所谓宪政而不是打着宪政的幌子而实行和中共现在一模一样的一党专政?任何政党的存在都只是把头脑发热被蒙蔽的大众当做踏脚石而实现自己集团利益的工具而已,何苦把两个一模一样的东西区别对待呢,太偏颇了,好歹也不要只把国民党夸的天花乱坠,也深刻剖析下国民党的黑幕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