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还学文]首页 

还学文
博客分类  >  其它
还学文  >  未分类
民国历史大陆版

35906

       今年是辛亥建国一百年,台湾、香港、大陆、旧金山、檀香山、美国、日本、欧洲,当年孙中山先生所到之处、今日华人所在之处,都在纪念这个中国近代史上意义重大的日子。辛亥距今已经一个世纪了,对于今天的中文读者,尤其是对于一九四九年之后在大陆共产党政权下成长的几代人,辛亥话题依然意趣盎然。民国人物—无论是民国三十八年远走海外的,还是公元一九四九年年留在大陆的—如今调零已尽,他们已经走入历史—沉默无语,无可听闻的历史;加之共产党宣传的禁锢,说“民国”在大陆至今仍然呈现为历史的断裂毫不为过。

 

对于四九年之后在大陆接受学校教育的几代人而言,辛亥革命、孙中山、中华民国、三民主义、国民党、蒋介石……是一串陌生而边缘的概念,人民所准许了解的,只有被党国定于一尊的说法。这些概念不仅是边缘的而且是危险的,在过去几十年中危险到可能招致牢狱之灾、杀身之祸的程度。作为“五十后”我便是在这种历史气围中成长的。

至今记忆犹新的是,小时候孙中山先生一年得见一次。每年十月一日,他的巨幅画像便跻身于马恩列斯之间立于天安门广场,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生日庆典。少年时代的我对于孙先生一年一度的唐突莅临总是疑惑不解,他分明不是共产党的革命领袖,为什么能站在这里?多年后才想到,孙先生得以忝列“革命领袖”之间或许是因为他的“特殊贡献”:以毛泽东钦定的“旧”民主主义革命领袖之身为共产党“新”民主主义革命建国的法统背书?

“辛亥”是个时间坐标,此前的事件与人物,共产党的宣传教育较少设防,而对此后非共的人与事,则禁忌重重。辛亥之前的黄花岗起义、剑湖女侠秋瑾、慷慨就义的戊戌烈士谭嗣同,上小学的时候就已知道不少。辛亥之后的历史,讲中华民国就不能避开它的宪法,讲民国开国元勋孙中山先生就不能不谈他的“三民主义”,讲北伐就不能不提国民党、蒋介石。……对所有这一切,共产党都编定了它的一套说法,不管历史事实如何。我们就是在这套程式中接受关于“民国”的历史教育。

不必说,“国民党”、“蒋介石”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在大陆上是最“反动”东西,人人避之唯恐不及。时隔四十年我还记忆犹新,那是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爆发的时候,家里自己先悄悄地翻箱倒柜检查有什么犯禁的东西及时处理掉,免得一旦被查抄出来,后果堪虞,后来还真的被抄家了。居然在箱底压着一本《伟大的蒋总统》的画册,当然要立即销毁,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没有被丑化了的蒋中正先生的照片。

孙中山先生,共产党强调他是民主主义革命的先行者回避他作为共和的开创者,因此大谈他的国共合作与改组国民党,避谈他的“三民主义”、避谈民国的宪法。我所经历的大陆近代史教育中,民国宪法是一个空白。“新中国”政府天天讲、月月讲、恐吓全中国人民的是,“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别的可以商量,共产党一党专政没有商量,马列主义的意识形态没有商量,孙夫人宋庆龄可以给她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名誉主席,但是孙先生的“三民主义”无论如何是禁忌。大陆电视连续剧《走向共和》末集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孙文三民主义、五权宪法的演说首演之际便被删掉,那已经是公元二零零三年,是共产党“改革开放”二十多年之后!大陆网站现在也有“中华民国宪法”的词条了,但还是扣着“资产阶级共和国性质”的帽子。这绝不止是令人生厌的陈词滥调,中是共产党始终坚持的意识形态,共产党中国虽称“共和”,它与“共和”却是势不两立的。

讲北伐有电影《大浪淘沙》的范本,革命青年如何在北伐的大潮中皈依了共产主义;讲抗日是“八年抗战,蒋介石躲在峨眉山 ”,是张(学良)杨(虎城)逼蒋抗战;讲抗战胜利,是“国民党挑起内战、民不聊生”,是“打倒蒋介石,建立新中国”……对于共产党,真实的民国是一个必须摆脱的梦魇,于是,强制的愚民政策之下只有民国的妖魔化;与今天年轻人对八九年共产党在天安门广场上弹压示威学生事件的印象类似。对于民国,我们没有资讯、我们没有真相,我们不了解民国—四九年之前的民国。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2/12/12 03:57:51 PM
國民黨建民國,注重文化,普及人民教育,詮釋歷史雖站在自己的角度難免有所潤飾,但並未嚴重悖離史實! 共產黨竊民國,批孔、抑文、愚化人民、私自篡改歷史,企圖隻手遮天,完全不顧昭昭歷史,顛倒乾坤! 但猶如紙是包不住火的, 在人們不斷的揭露下,終會發掘出事實並還原歷史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