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还学文]首页 

还学文
博客分类  >  其它
还学文  >  未分类
还学文: 论米勒的犯忌 —自由社会的论战伦理

30717

这是一场旗鼓不相当的争论。一边是名大势大的诺贝尔奖得主,另一边是弱势的意见少数。被米勒盖上“告密”、“特嫌”的印章,足以令对方出局,就好像中国政府一个经济不清的罪名可以置艾未未于多年的铁窗,一个干涉内政的指责足以让国外“敌对”势力“降噪”。与极权社会不同,在一个自由社会,不是靠政治高压和社会强势,不是用宣传和煽动,而是靠摆事实讲道理以理服人。米勒对她的异议者高调而空洞的指控与谩骂粗暴地破坏了正常社会中正常的论战伦理。以强势压制异见对米勒虽说轻而易举,诺贝尔奖得主却未必就能马到成功且水过无痕,尤其是异见常常并不因此被压抑下去。


这是我在德国之声的采访中明确而反复强调的,不同的论说方式体现了彼此对立的政治文化。但它的报导中只有“该公开信还指出,米勒女士‘使用的简直是类似于齐奥塞斯库的罗马尼亚宣传机构的一种煽动性的宣传手法’”一句话,我的论证与说明踪迹全无,而这是答记者问。被米勒攻击为特务渗透,又被德国之声断章取义,这是弱势的异见的遭遇。


德国之声的报导也给我机会告诉听众,据我所知,在这个问题上公开信联署人中没有给米勒寄送过电子邮件的。然而,即使有电子邮件搅扰了她,她可以私下直接请对方停止发信也可以公开与之做具体的辩论,不必气急败坏。退一万步,她也没有道理因此就诬人是国安渗透、骂人是神经错乱,再一杆子把所有对刘晓波与她意见相左的中国人全部打翻。诺贝尔奖并不给米勒信口开河的特权,她一样要对自己的言论负责,对于“告密”、“特嫌”一类严重的指控,如果她不能举证,就应该道歉。

批评异见要比打击异见困难得多。米勒的攻击远不及争论本身,事实上她也难以触及到分歧本身。单是任何有意义争论的必要前提—掌握资料与事实,对她已是一道严峻的障碍:她不掌握中文,仅从西文所得就有限。对此缺少自知,才会以为对刘晓波的批评就等于对其毁誉。以不知以为知,就会出错。听闻自然也是知之一途,然而兼听则明,偏信则暗;偏听偏信就难察真相。

无欲则刚,尽管主流如米勒吓人的指控,我们仍然坚持表达自己的意见,愿得到更多的理解而减少误解;有容乃大,如果米勒有意,对话的门一直是敞开的。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