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还学文]首页 

还学文
博客分类  >  其它
还学文  >  未分类
还学文:诺贝尔委员会的渎职

28188

孰荣孰辱?


        对刘晓波获奖的争论,起于他是否当获,是否配得上人们心目中威望崇高的诺贝尔和平奖?谈论诺贝尔奖的重量,不能无视它的高额奖金。高含金量要求与之旗鼓相当的获奖者,诺贝尔奖的重量从这里开始。

人们耳熟能详的像爱因斯坦、居里夫人、高锟这样大名鼎鼎的诺贝尔科学奖获得者,他们贡献给社会以令人瞩目的成就,他们以其高尚的人格令世人敬仰。在诺贝尔和平奖中,世人感谢那些伟大获奖者,像为人熟知的为了不分种族与肤色人人平等的梦想而奋斗而献身的美国黑人牧师马丁路德金、像坚持对抗前苏联共产党专政的异议知识分子安德烈萨哈洛夫,像撼动东欧共产主义极权体制的波兰团结工会领袖瓦文萨、像缅甸反对党领袖昂山素季女士、像为结束野蛮的种族隔离奋斗终生的曼德拉……,感谢他们改善人类命运的奋斗、牺牲与成就。诺贝尔和平奖因为他们而荣耀,因为他们而确立了自己的地位,而获得了自己的重量。得益于他们,诺贝尔和平奖成为一百年来影响世界历史进程举足轻重的力量。但这只是事情的一个方面。

并不是所有获奖者都是名至实归,有为诺贝尔奖增辉的,也有因为获奖而出名而获利的食奖者,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即属此列。 

亚格兰的渎职

 也许诺贝尔评奖委员偶然地由于视野的限制,文化的隔阂、语言的障碍而至此?选中刘晓波与选出马丁路德金、萨哈洛夫、瓦文萨、曼德拉和昂山素季的,是那同一个诺贝尔委员会吗?!人们不禁感到困惑。也许并不是诺贝尔委员会的每一个选择都得到真实的青睐与历史的垂顾,人们不能不感到遗憾。

颁奖词中,亚格兰对于中国政府首先是高度赞扬,“世界历史上,几乎没有任何其它大国,曾经象中国那样,在如此长一段时间内取得了如此迅猛的发展。从 1978 年起,中国连年保持着 10%甚至更高的增长速度。几年前,中国的生产总值超过了德国,今年又超过了日本。由此,中国国内生产总值跃居世界第二。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仍然比中国高 出三倍,但中国在继续前进,而美国却面临着重重困难。经济发展的成果使几亿中国人摆脱了贫困。在促进减少世界贫困人口的努力中,中国的重要贡献不可磨灭”;继而是高度肯定,“中国签署甚至批准了联合国和国际劳工组织的多项主要国际人权公约。值得注意的是,中国还接受了 WTO 的超国家争端解决机制。中国的宪法保障最基本的人权”。能够视为对中国人权状态批评的仅此一句“中国政府对本年度和平奖颁奖结果的反应是,这是对中国的侮”。

这个致辞堪称刘晓波“无敌”陈述的国际版,充分展现了今天西方民主国家对“崛起”的共产党中国政府的容忍与绥靖。颁奖仪式上还全文宣读了刘晓波的“无敌”陈述,在全世界面前展示对用审判与监禁“尊重与保障”人权的中国政府的“无敌”表态。颁奖给刘晓波,奖励他可以诱导中国人与践踏他们基本人权的政府保持“无敌”?!面对西方世界如此温和的“无敌”相向,中共政府放心大胆地展示崛起的强硬。

不容置疑的是这个不幸的事实:不是文化的隔阂,也没有理解的障碍,nuow诺贝尔评奖委员会“长期密切地研究”过刘晓波的个案,理解他对中国政府的“无敌”态度,也了解他二十年前对于“六四”的出尔反尔。作为颁奖者,选择刘晓波是诺贝尔奖评委会有意的决定,不是他们无意的失误;对于中国人权的关怀已悄然让位于机会主义的权衡与利益的期待;价值取向和语言都在改变。重读一遍给萨哈洛夫的颁奖致辞,重读一遍对瓦文萨的颁奖致辞,重读一遍予昂山素季的颁奖致辞,亚格兰致辞与它们的区别显而易见。

萨哈洛夫获奖那一年,颁奖词中有这样一段话:作为一个“超越任何国家机构、政党、团体与个人”的“独立”机构,尽管对诺贝尔“和平”概念的解释可以随着时代变化,但是评奖委员会的决定绝不可以任何形式听命于利益或机会主义或为恐惧所威慑,否则将是无可宽恕的渎职。

挪威诺贝尔委员会的渎职,不是从今年开始。现任委员会主席亚格兰,同时还担任欧洲议会委员会总书记。在他担任主席宣布2009年诺贝尔和平奖授予现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之后,挪威社会与政界包括他所在的工党就要求亚格兰辞去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主席职务,因为他同时担任政府职务损害诺贝尔委员会的独立性,使委员会的独立性受到严重质疑。 

渎职的灾难

 诺贝尔奖赋予获奖者以国际的盛名与影响,他们个人的行为因此可以极大地影响到他以外广大的人群与社会,这也正是一切奖励的意义之所在。

由于获奖,那些诺贝尔和平奖能够引以为荣的伟大获奖者们,更有力地推动了他们为之奋斗的理念、他们不惜牺牲捍卫的价值、他们立志服务的人群与社会。以其卓绝的努力他们给这个世界带来改善、带来希望。

一样的奖、发给不一样的人,结果大相径庭,跟在一个机会主义的错误决定之后是一系列的灾难。

诺贝尔和平奖为刘晓波文过饰非,给世界推出一个不真实的刘晓波的形象。合着诺贝尔和平奖的口径,在媒体和出版界到处呈现出舆论一律,不一样的声音被扼杀。不必说这明显背离诺贝尔和平奖的宗旨,背离保障思想与表达自由这样一个民主社会的基本价值。“挺刘”不仅出于观念而且结为阵营,更是利益的结合—为了获取、把持和垄断资源,攫取诺贝尔奖的附加价值。在诺贝和平奖名义下的这些利益活动与维护和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鲜少关系。

挟诺贝尔奖之势,刘晓波以及刘营更可无所顾忌地挺进与极权政府的无敌互动,说到底也是利益使然,在与当权者的和谐中布置自己的政治出路。这种个人的政治算计,在刘晓波不自今日始,从二十年前《末日幸存者的独白》到花拳绣脚的《零八宪章》到“无敌”陈述,他的政治算计从利益自我到为害人群与社会。借刘晓波的“无敌”表态通过诺贝尔和平奖,中国政府获得明确的讯息:他们的极权统治不会遭到西方政府严肃的对抗,中国政府对挪威的授奖因此表现出无忌惮的蛮横。近日人权律师腾彪博士看望范亚峰的母亲,又横遭警察阻拦殴打。警察暴力已成为当今中国政府统治的日常手段,却被刘晓波“无敌”地谄媚为“人权已经成为中国法治的根本原则之一”、被亚格兰赞扬为“中国的宪法保障基本人权”。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与他那些伟大前任的区别,只是一字之差,利或义。后者致力于公义,以个人利益人群与社会;前者的社会言行及其改变则以一己的利益为转移,例如从投入“六四”到诋毁“六四”,例如居然可以把政府的无法无天歌颂为“政权对社会的多元化有了日益扩大的包容性,对不同政见者的迫害之力度也大幅度下降”。他因此得到政府“监狱贵族”的优待,因此得到诺贝尔委员会机会主义的奖励,得到他的最大值利益。

当年萨哈洛夫和瓦文萨获奖鼓励了他们所代表的对共产党极权的异议与抵抗运动。今天诺贝尔委员会奖励与共产党政权无敌的刘晓波,陷那些不苟同刘晓波的“无敌”、不肯向极权统治妥协、坚持争取自由与人权的那些异议的与反抗的中国人、那些基本人权被政府野蛮践踏的无名、无告的中国人于困境—道义的、政治的与物质的困境。

自称是长期密切注视过刘晓波的诺贝尔委员甘愿照单为刘晓波不真实的“六四”个人史背书,还郑重其事地表示,很高兴能够满足刘晓波的愿望,将诺贝尔和平奖献给“六四”亡灵。哪一届诺贝尔和平奖是追授亡灵的?对亡灵如何授奖?是愚弄世界还是嘲笑自己?!2010年的诺贝尔和平奖立了一个欺世居然可以盗名的典范,相形之下,抄袭、剽窃、欺骗、造假……一切在正常社会被诟病的不名誉行为都不足挂齿了。对于道德迅速下滑的今日中国社会,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影响是长远而灾难性的。

只有颁奖者诺贝尔委员会及亚格兰和获奖者刘晓波,在利益上各得其所。

现实政治已经介入诺贝尔委员会的结构,从一个举足轻重的独立的非政府组织它在蜕变为一股现实的政治势力。如何能指望未来它可能避免2009年的失误、2010年的渎职?!

 

20101226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2/28/10 06:41:10 AM
这个奖真的很有成就,它把多年来本来只是一个乡愿,却冒充追求自由、正义的,如胡平之类人一下子自觉地返回了原形!
游客
   12/28/10 06:39:17 AM
一个尘世的金钱支配的奖,不可能把一个千疮百孔的人造成神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