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还学文]首页 

还学文
博客分类  >  其它
还学文  >  未分类
还学文:对米奇尼克访问北京的另一种疑问

25930

 

米奇尼克訪問北京的另一疑問

——請問米奇尼克訪問北京當事人

還學文

 

近幾天在網上看到當年波蘭團結工會運動的重要知識分子米奇尼克 先生到訪中國以及他與崔衛平女 士等會見並和中國Twitter網友對談的消息。對於團結工會這位中流砥柱的波蘭知識分子,我 一直是高山仰止,我認同他對共產黨政權的洞見。這一次,崔衛平女 士的採訪和他與Twitter網友的對談,我卻屢屢中斷,讀不下去。他對今天中國社會現實、 對中國共產黨政權的判斷,我無法苟同。而且語焉不詳,前後矛盾,和我讀過的那個曾經邏輯一致、立論明白的米奇尼克竟會是同一個人?!時過境遷,知今是而昨 非?!……

被網載的米奇尼克困擾的原來不止於我。劉自立先生率先質疑,何清漣女士更是一語中的,……就中文文本 而言,所有這些置疑都有充分的根據。

要說米奇尼克的改變是應邀被和諧所致,也不是沒有道理,這就是 劉自立的問題,米奇尼克來本身,就是一個悖論——中共當然不 會讓真正威脅其存在的達賴或者熱比亞出現在北京和中國內地的任何地方。說得不好听,如果米尼齊克作為一個北京政府真正的敵人,他也不會被允許入境。于是, 老米何以入境;他入境做什麼;他被允許和北京一些人座談,要給百姓和網絡提供什麼樣子的信息,確實值得認真考慮。

迄今為止,從網路上關於米奇尼克到訪的報導中人們一直不得而 知:哪個部門邀請米奇尼克訪華?哪個部門批准米奇尼克可以會見哪些人?在什麼情況下米奇尼克與Twitter網友的對談得到批准,得以進行(這個報導中刊登了一幅與米奇尼克的現場合影。如果當局干涉,這樣的聚 會還能出現嗎)?……我四下求解,卻沒有一個人知道。難怪,他們都不是當事人不是被准許與 米奇尼克會見和談話的。沒有披露並不意味着不存在這些信息。明確給出誰、什麼時間、什麼地點、什麼事情,這是新聞報導的ABC。外人可能不清楚,當事人崔衛平女士應當不會毫無所知。讀者希望、也有權要求知情。

比這個新聞報導的常識W-問題(Who,When,WhereandWhat)更令人關注的是,如劉自立所問,借米奇尼克的來訪,要給百姓和網 絡提供什麼樣子的信息?提供了什麼信息,現在大家都見到了;輿論是什麼反應,大家也見到了。

但是,我們對米奇尼克的批評公正嗎?他確實如是所說嗎?批評所 據的是被給予的中文文本。那麼訪談與對話中,以什麼語言溝通?如果溝通語言是同一的,比如說是英文,那麼輿論的批評應以訪談與Twitter對談中米奇尼克發言的原文記錄文本為準。如果訪談與對話中的溝通語言各異,對米奇尼克的發言則要以原 文記錄的qualified的中文翻譯文本為準。而這些,批評者都還無能做到,必要的原始 文本他們沒有。訪談是崔衛平女 士做的,Twitter對談是崔衛平女士主持的,提供給輿論相關的原始文本應該不是一件難事,因為她的中文文本也 當是以此加工整理的。

中文文本中米奇尼克言論與表現,從其前清楚明白邏輯一致的米奇 尼克與當下語焉不詳甚至時有自相矛盾的米奇尼克的變化突兀而匪夷所思。從常識出發,人們發生疑問;從常識出發,人們求證;從常識出發,人們追求一個合理的 解答。讀者所求的不可謂多也不可謂少,他們要求一個透明、開放和真相。

 

2010719

《新世纪》首发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7/20/10 05:29:25 AM
三妹也说说:被称为救党别动队的海内外队员们一茬一茬的行动挺多。那个盗用了《七七宪章》的题目,却与《七七宪章》的内容截然不同的《零八宪章》,挂的是民主宪政的羊头,卖的却是掩饰极权本质的狗肉。《零八宪章》还没偃旗息鼓呢,又出了个米奇尼克访问北京,来告诫大家要等待共产党内部的改革派,仿佛不知道中国人已经等了三十年,等来的是更加穷凶极恶、肆无忌惮的党官们。救党别动队原本一直用国内的一些文人墨客劝说等待,比如去年出了个杜光写有“劝说篇“,海外有人替他搬运“劝说篇”。大概是劝说不力,所以别动队的积极活动员崔卫平女士才请出洋人来劝说。 救党别动队海内外两厢呼应,不亦忙乎。 看到刘晓波的下场没有?不管他如何拍共党马屁,“好赖”不知的共党也一样镇压他。他虽然享受的是“柔性化”和“人性化”的监狱,不受电击生殖器的酷刑,不用下队劳动,那也是没有自由的监狱。
游客
   07/19/10 04:31:49 PM
Good!